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神医娇妻冷冷萌萌 > 第200章:绿茶娃
    谢英奇怪的对上夏音视线,“这么可爱的娃儿,她们为什么怕你?”

    夏音嘟着小嘴嘟囔,“我也不知道呀。真奇怪。她们看见我就躲。哼,不好玩,我不和她们玩,小哥哥陪我玩好不好?”

    谢英笑着点头,“好呀。”

    夏音立马扑去谢英脚边,拍手,“哥哥抱。”

    谢英抱起夏音转身道,“这里太冷了,小心感冒,走,哥哥带你去吃水果。”

    “好的呀。”

    夏音把脑瓜子挂在他肩膀上后,萌萌哒的表情立马变得略微鬼畜。

    唐希想去抓人,沈毅行一把把她拽回来,“那货饿了忙着觅食呢,你别去打扰她呀。”

    “觅食?觅什么食?”

    “跟你一样啊,她想要吸吸……男人的阳气是她最好的粮食。你没看见她在家里的时候一直躲在角落里偷看你男人?”

    唐希眯眼瞪他,“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哼,这就证明了你一点也不关心我。你男人我天天被女生偷窥,你都不管管。”

    唐希耐着性子,“我管不过来。”

    “那你好歹也吃吃醋嘛。”

    “我没那闲工夫。夏音姐她会不会把人吸干?我很担心。”唐希望着夏音他们离去的身影。

    “不会,你放心吧,她和你有契约在,不会乱杀无辜。顶多就是把那男人吸得萎靡不振大半个月。”

    唐希又想起了那次他被她吸干的事,她心头揪疼了两下,“那你呢?你那次恢复用了多久时间?我有给你吃补气的丹药。是不是被吸干的时候很难受?”

    “嗯?”沈毅行突然笑了起来,“小媳妇你是在心疼我吗?”

    唐希涨红小脸,别扭撇头,“没有。我随便问问。”

    “哦哦。嘿嘿嘿……”肯定是心疼他了嘛,瞧瞧,她又害羞脸红了。

    谢雨婷看见哥哥抱着那女娃出来,瞬间发了脾气,“你怎么回事?天天给我掉链子?”

    谢英嘟囔道,“你讨厌唐希,跟着女娃较什么劲,这个女娃多可怜啊?”

    “是呀是呀,我好可怜的呀。”夏音在扮演萌娃这个戏份上,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哥哥你可不能让别人欺负我哦!”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了。”

    谢雨婷瞪眼呼哧,“什么玩意儿?哥,你是不是有恋童癖?”

    “别瞎说!娃儿可爱哒哒的。这跟恋童癖没关系。”

    夏音突然吵了起来,“哥哥哥哥,我要吃奶茶!我要吃姐姐手里的那杯奶茶。”

    谢英一听,忙道,“雨婷,把奶茶给她。”

    “凭什么给她?”

    谢雨婷都来不及较劲,谢英直接把奶茶抢走塞进夏音手里。

    但是下一秒,夏音把奶茶一丢,哭嚷起来,“好烫烫,我的小手手被烫坏了,呜呜,哥哥快吹吹。”

    “哦哦,我吹吹。呼——呼——”

    谢雨婷见了,嘴角狂抽,“烫你妹啊烫,那是冰奶茶。我去,你这丫头是个绿茶婊啊。”

    谢英震了一下。

    夏音急忙哭喊,“哇……原来是冰的,怪不得好痛痛,哥哥,我的小手手被冻坏了,刺痛刺痛的,你快捂捂。”

    “哦哦,原来是被冻伤了,我捂着。诶?你的手真的好冰啊,都没温度的呢。”

    “嗯,所以被会冻伤呀。姐姐的奶茶不好喝,我不喝了,姐姐把地上的奶茶扫一下吧。”

    “你!”

    夏音钩着谢英的脖子说,“哥哥带我去买奶茶,我要温温的,不能烫,不能冰,一定要温温的我才喝,而且我要喂着喝。”

    “好。好好好。”

    谢雨婷望着哥哥被拐跑的身影,真心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女娃是什么做的?怎么狐媚腰子的手段这么厉害?把他哥勾得魂不守舍?

    也是,唐希一手带大的娃儿,绝对不能小觑。这些妖媚手段,肯定是跟唐希那臭丫头学的。

    谢雨婷呼哧哧的跑去想找唐希算账,转角处突然撞上了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谢雨婷一看她胸前的挂牌,礼貌点头,“师姐好。”

    叶芒芒娇嗔了句,“别叫师姐,叫老师吧。你们这些学生就算毕了业也不一定能考取公务员,进不了法医编制也是门外汉,做不成我师妹。”

    靠!这女人真叼。

    秦恒走了过来,“小叶,你说话方式能不能稍微改改?老这样得罪人可不好。”

    “我实话实说嘛,来这里观摩学习的学生,大多都是法医科系的,但法医说白了,其实是医学界技术专业最底端的,考取医学证书没什么好牛逼的,牛逼的还是公务员科考。科考出来也未必能够面试通过。层层筛选下来,一个学校,也就出十多个名额而已。法医系没有路子的话,谁也混不进来。”

    谢雨婷吭腔回怼,“能够来参加这次宴会的,自然是有些路子才能弄到门票不是吗?不然单凭实力,一个学校一整个科系只开放七个名额,磕破头的竞争怎么脱颖而出?既然你不喜欢我叫你师姐,那我就不叫了呗。毕竟你也只是个实习法医,指不定明天就被辞退了呢。”

    叶芒芒耸耸肩,“呵,脾气真大。惹不起惹不起!师哥,我去给你准备演讲稿。”

    叶芒芒转身离开,秦恒对着谢雨婷抱歉道,“对不起,法医科难得出来一个女生,都被我们惯坏了。”

    “没事没事,我不会和那些低素质的人斤斤计较。”

    “呃……”秦恒尴尬笑笑。

    “师哥怎么称呼?”

    “秦恒。”

    “等会儿师哥的演讲我一定来捧场。”

    法医专业确实大多都是男生居多,而且按照叶芒芒说的那般如是,没有一点路子,怎么进的去法医科。估计叶芒芒和谢雨婷一样,都是一些被惯坏的女人。

    两两碰撞骄纵小公主,一见面,直接拼撞出嫉妒的火花也理所当然。

    谢雨婷对秦恒十分有好感,人高又帅,而且还沉稳干练。

    一回头,谢雨婷瞥见白雪怡和柏敏杰两人,手牵着手,在参观容器。

    她眼睛一瞪,瞬间醋味四溢。

    白雪怡捂着小嘴尖叫连连,“啊……好恶心啊,我快吐了。这是什么鬼东西?”

    “这是肾脏,剪刀被刺破后形成的一个伤口。你要是觉得恶心就不要看了嘛。”

    “不要不要,我还要看,吐了我也要看。”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盛世大场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