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黑雾之下 > 第549章 你是我们的神
     如果进不来那也就罢了,既然进来了,自然要好好探寻一番。

     可就在这时,天阳忽感有异,手中雾气蔓延,战刀成形,少年转身,一头幽灵正朝他飘来。

     这只黑蓝色,没有实体的黑民,眼神显然和其它幽灵有所不同。

     可没等它有所动作,狭长的,有张扬血色纹路的雾鬼战刀已经带起微微的破空声,破入它的体内,将之一分为二。

     幽灵化为黑烟消散...

     再看四周,没有其它幽灵了。

     天阳微感意外,还以为是被城市里的黑民盯上了,看起来,应该只是偶然路过的。

     但却在这时,又有一只幽灵飘了过来。

     天阳冷笑了声,这些东西来多少都是送死。

     可这一次,发生了一些意外。那只幽灵不知使用什么方法,发出了一串叫声。

     从那些长长短短,并且明显带着一些韵律和节奏的发音里,天阳可以肯定,这是一种语言!

     更奇怪的是,他从末学习过这种语言,却能够知道它的意思。

     那只幽灵居然在说:“等等,等等!圣子大人,先别动手,这附近只有两个载体。再让你砍了,我就联系不上你了。”

     圣子?

     我吗?

     你哪位啊?

     幽灵飘近,并且和天阳保持着一定距离。这次天阳看清楚了,这只幽灵的眼神果然很不对劲,那里面充斥着某种难以言喻的狂热,就像随时要冲上来抱住自己一般。

     它蹲在地上,仰望少年,如果屁股后有一条摇晃的尾巴,那活脱就是一条见到主人的欣喜家犬了。

     而且,它的眼睛,有十字状的瞳孔。

     天阳蓦然记起,刚踏足这片结晶平原的时候,他就在结晶地面下,看到这样一双眼睛。

     “是你?”

     “对对对,是我!”

     幽灵继续用奇怪的语言,用极快的语速,用恭敬的态度诉说:“我是您最忠诚、最谦卑、最虔诚的仆人!”

     天阳脸皮以不可觉察的幅度微微抽搐了下。

     你再说一遍。

     你是什么?

     仆人?

     天阳完全没有想到,进入七彩光幕之后,居然会是这样的展开。

     一只幽灵跑过来叫道,主人,我是你最忠诚最谦卑的仆人。

     这...

     狗都比你要点脸啊。

     “我无法理解。”

     天阳在微微思索之后,组织措词:“你我应该是对立的两面,你....”

     “不!”

     幽灵以近乎悲呛,甚至让人可怜的声调叫了起来:“至高无上的圣子大人,请你不要抛弃你的忠仆。你是我的黑日,你是我的永夜,你是我追逐的深黯。”

     “如果没有了你,我的存在将毫无意义,我....”

     “停止!”

     天阳连忙打断这只古怪幽灵的喋喋不休,这太奇怪,甚至比整个幽冥秘境都要诡异。毕竟,秘境再怎么诡异,也不会对一个人类自称‘仆人’。

     天阳指着自己:“我想你没搞明白,我不是你的同类。”

     “不!”

     幽灵固执且坚定地说道:“你虽然为自己做了伪装,但从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开始,我便已经瞥见您那伟大的本质!那注定将承载无上荣光的伟大!”

     “您骗不过我的眼睛!”

     这...就某种层面而言,它的压迫感可比那‘白青之王’大得多啊。

     天阳再一思索。

     本质。

     “你刚才说,你能看得见我的本质?”少年提出疑问。

     幽灵大叫:“没错,我确切地,清晰地,看见了您的本质。”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它。”

     “它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深邃,那是如同深渊般广阔的黑暗,那是我愿意为之奉献一切的深黯啊!”

     “所以我肯定,你就是圣子!”

     “你是深渊之子!”

     “你是我们的起点与终点!”

     “你就是,我们的神!”

     对于这过份热情的幽灵,天阳有点想掉头就走。不过,碰上了可以交流的黑民,这终究是件不同寻常的事情。

     如果不调查就走的话,未免太浪费了。

     或许,可以通过它了解这座无名城市。

     毕竟,它是其中的居民不是?

     天阳干咳了声:“那么,你的名字是?”

     “名字吗?”

     “主人,你的意思是,肯接纳我这个卑微的仆人了吗?”

     幽灵甚至高兴地翻了个跟斗:“夜星,你可以叫我夜星。”

     “没错,我是围绕黑日的夜星,是点缀永夜的星辰。我存在的全部意义,仅为彰显您的伟大。”

     面具里,少年的脸再一次抽搐起来。

     这真是,真是,太不要脸了!

     作为被称颂的那一个,天阳都有种沉进地底的冲动了。

     “好,好吧。”

     天阳在意识旷野上连接上黑曜原炉,原炉之中,炉火翻涌。

     立时,少年释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是黑暗的气息。

     纯粹的,绝对的漆黑!

     幽灵全身颤抖,如果它会流泪的话,现在已经泪流满面了:“果然,果然我没有看错。这种气息,何等尊贵。”

     “请吩咐我吧,主人。您的仆人,随时听候差遣。”

     幽灵‘夜星’五体投地,如果不是畏惧那丝漆黑的气息,它甚至想没羞没臊地扑上来,亲吻天阳的鞋尖。

     天阳干咳了声:“这座城市是怎么回事?”

     “它...”

     突然,夜星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起来,就像信号接收不良的通讯机。

     并且,眼中的十字状瞳孔闪烁着,仿佛随时会消失。

     “我.......无法维持.......我会....再.....”

     幽灵突然停顿了下,双眼变得空洞,那股热情地、讨好的气氛,从它身上消失了。

     下一秘,幽灵嚎叫着扑了上来,被天阳一剑斩杀。

     看着正在飘散的黑烟,天阳默默思索。这叫‘夜星’的东西,应该是用意志跟幽灵连接起来,所以才会有‘载体’之说。

     换言之,它的本体不在附近。

     它的本体会是什么?

     它追逐我的理由是?

     看向远处隐约的城市轮廓,天阳耸耸肩,情报太少了,无法继续推导。大概只有继续探索,或者它重新连接上某个载体,才能够沟通,并且弄清楚它的意图。

     以防万一,天阳没有急着深入城市。

     给七彩光幕提供能量的‘暗流’数量不少,哪怕堡垒找到了方法可以让光幕消失,也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做得到的。

     自己至少有半天的时间可以探索。

     于是天阳淡定地等待,等待巨尸魔与自己汇合,再深入这座应该没有人类到过过的城市。

     没过多久,巨尸魔就到了,使用黑暗粒子作为驱动能量的它,同样无碍地穿过了七彩光幕。

     有这么一只护卫在身边,天阳让它在前面开路,自己跟在后头,开始进入城市。

     当接近城市,当它从黑雾中出现的时候,天阳才发觉,它跟人类所认知的‘城市’相去甚远。

     那些类似房屋、高塔的建筑。全都由白骨,或者肉血堆砌起来。

     某些‘房屋’的基座,甚至是用无数生物的脑袋浇筑在一块形成的。

     即便如此,这座城市仍然形成了街道、窄巷、拱桥、城堡等事物。

     如果不是怕被光幕外的云峰察觉,天阳都想往天空打几颗照明弹,好看清城市的全貌了。

     现在自然不能这么干,所以少年只好打开自己的照明,逐寸深入城市。

     城市的地面,仍然是那种光滑的结晶基质,这让城市仿佛建造在一面巨大的镜子上。

     通过镜面的映照,基质下如同也存在着一座城市般。

     偶尔观之,让天阳有些恍惚,分不清哪座城市才是真的。

     经过一座类似塔楼的建筑时,天阳停了下来,他转了一圈,没有找到任何门扉和窗口。

     少年不明白,当初是什么东西建造了这座血肉之城。建造这种东西的意义又在哪里,还是说,仅是出于某种扭曲的审美和趣味?

     城市里很安静,跟在结晶基质下游荡的时候一般,四周寂静得让人发疯。

     就好像整座城市只有天阳一人,嗯,严格来说,也确实如此。

     不过天阳可以肯定,城市里必定有黑民的存在。

     夜星就是其中之一。

     再说,刚才他就亲眼看到一队黑民从城市离开,所以这座血肉之城里有黑暗子民也不出奇。

     只是它们应该藏身于城市深处,而以这座城市的规模来说,天阳现在经过的地方,应该还在边缘的区域里。

     从一条弯弯曲曲的窄巷里出来时,天阳抵达一处类似广场的地方,在这座不大的广场上,中心处耸立着一根六面结晶菱柱。

     它与地面浑然一体,仿佛从地面的基质中升起。而围绕着这根菱柱,竟然躺卧着好些尸体。

     黑暗子民的尸体!

     尸体东倒西歪,数量不多也不少,大概百来具左右。

     它们的表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结晶,大概是因为这层结晶的缘故,所以即便死了,也没有分解。

     从尸体上的痕迹来看,这里曾经爆发过一场战斗,让天阳奇怪的是,这场战斗里应该没有人类参与。

     所以,这是黑民之间的战斗。

     一场黑暗内斗?

     天阳让巨尸魔停下来,不然这家伙肯定会破坏战场痕迹。他自己则召来黑雾,隔断气息,然后才进入战场,检查起那些尸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