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剑出青城 > 第九章 授技
    距离厉阳还有十余里的江岸上,宋阀的四艘艨艟却停了下来。

    “徐道长,你这样做我可是很难向大兄交代啊?”

    船上的宋鲁看着站在徐子骧身后的宋师道,此刻却是哭笑不得!

    “你不用为难,若是“天刀”怪罪起来,你可以将此事全部推在我身上!”

    或许是明白宋鲁的为难,徐子骧轻笑一声道。

    “鲁叔,让您费心了!”

    同时站在徐子骧身后的宋师道,则是躬身施礼道。

    “罢了,罢了,你自己考虑清楚就行!”

    看着平生以来第一次鼓起勇气反抗大兄的宋师道,宋鲁心中是既欣慰又有一种莫名的惆怅。

    说道这儿,宋鲁又拱手看向了江岸上的徐子骧恭声说道:“那就劳烦道长了!”

    话语刚落,便极为恭敬朝着徐子骧施了一礼。

    “这是自然!”

    受了宋鲁一记大礼,徐子骧心中明白宋鲁的言外之意,这才语气淡然道。

    半个时辰,四艘宋阀名下的艨艟穿过了杜伏威占据了的厉阳城,而宋鲁本人却是依旧站在船上,凝视着早已化作黑点的江岸久久不语。

    在他心中,大兄宋缺是世间少有的十全之才,文韬武略无所不通,武功也是当世一流。

    纵然是三大宗师之流,也未必能够在武道一途上稳压大兄半筹!

    可就是这般全才,却唯独在培养下一代阀主方式上让宋鲁心中大为不解。

    师道在武学一途虽然没有大兄那般惊艳绝伦的天赋,可为人谦逊,又博学多才,纵然日后不能有大兄在武道的成就,但跻身江湖一流却是没有问题!

    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快要到及冠的年龄了,一身武功却仍是不入流的水准。

    故而在师道终于有勇气反抗大兄时,他这才甚感欣慰!

    ……

    “师父,我想学剑!”

    东溟派大船上,宋师道看着面前的徐子骧则是异常坚决道。

    “你确定吗,为师我虽然一身武艺无所不通,可自从神功大成后,就弃剑不用了!”

    看着仍然坚持选择剑道的宋师道,徐子骧则少见劝说道。

    他一身武功无所不通不假,可用剑时还在早年,笑傲中的剑法大多只重视剑招而非意境,就算尽数传授给师道成就也是有限。

    “师父,我决定了!”

    面对的徐子骧的劝说,宋师道语气则是显得很是坚决。

    “既然如此,我就传你剑术了,不过我如今早已弃剑不用了,所传你剑法也只能是一门传自前人的剑法了!”

    看着坚持如此的宋师道,徐子骧也只能摇摇头道。

    “前人剑法?”

    能被徐子骧这般以尊崇语气说出,自然不会普通人,所以不仅是宋师道,就连一旁的单婉晶和四大护法们也是心生好奇。

    “说起这门剑法,就不得不提起一个人,此人名为“独孤求败”,乃是一位不出世的江湖奇人,毕生求一败而不可得,最后只能以雕为伴郁郁而终!”

    徐子骧提起独孤求败时,语气中也是不禁唏嘘。

    “平生只为求得一败,这位独孤前辈好生寂寞!”

    一旁的单婉晶听到这里,俏目中不禁闪过一丝异彩,明显是被徐子骧言语中所提及的独孤求败触动了。

    “复姓独孤,难道这位前辈是独孤阀的长辈吗?”

    宋师道虽然也为独孤求败平身只为求得一败的寂寥所触动,可心中却更为关注另外一个点。

    “这位独孤前辈和独孤阀没有任何关系,至于他的名字是本姓还是后来所改已经无人知晓了,不过若要论起剑法,天下间已经鲜有人出其右了!”

    徐子骧看了一眼宋师道,则是微微摇头道。

    “这位独孤前辈自号“剑魔”,平生为求一败而不可得,最后以雕为友郁郁而终于山谷之中,我也是有幸得见这位独孤前辈的剑冢,这才了结他的平生往事!”

    看着并未完全理解独孤求败这个名字背后寂寥的众人,徐子骧叹息一声后继续说道。

    “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而这便是独孤求败剑冢最后所留遗言!”

    目光扫过船上众人,眼见她们都被徐子骧言语中独孤求败的生平吸引住了后,徐子骧又补充道。

    “这位独孤前辈,平生只为求得一败而不可得,最终只能落得以雕为伴终老于山谷的结局,实在是令人唏嘘!不过……”

    说道这里,徐子骧却是忽然停住了。

    再次环视四周后,他这才缓缓说道:“若要论起其剑法中的境界,却是不得不让人佩服,其剑法境界分为“四个”境界,其一则是“利剑之境”,剑冢上曾刻有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看着早已被独孤求败生平尽数吸引过来的众人,徐子骧暗叹一声道。

    “其二则是“软剑之境”,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

    “其三则是“重剑之境”,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早年我剑法也是局限于此!”

    说道这里,徐子骧刻意补充道。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听到这短短八个字,宋师道却是眼冒奇光,他也用剑,自然也知道这八个字的难得。

    “而接下里两个境界则是“无剑之境”,四十岁後,不滞於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於无剑胜有剑之境。”

    徐子骧说道这两个境界时,也是心生感叹。

    “前辈神技,令人叹服!”

    听闻徐子骧口述这位独孤前辈的已抵达无剑之境时,宋师道这时候终于心生叹服。

    “可惜这位独孤前辈生不逢时,不然肯定不会让傅采林专美于前!”

    听到徐子骧口述的独孤求败的平生,身为四大护法之一的单秀则是不禁脱口而出,言语里满是钦佩。

    “而我要传授给你则是这位独孤前辈所创剑法,名曰“独孤九剑”,号称可以破尽天下武功,我早年曾和这位独孤前辈的传人交手过,所以也只能大致将这剑法精髓传给你,具体你能走到那一步就要看你自己了!”

    看着眼露奇光的宋师道,徐子骧这时候便将自己领悟的独孤九剑精髓尽数说出。

    由于时代局限,独孤九剑到了风清扬这一代时,独孤九剑中的破气式已经变得只有虚名了!

    而在这大唐中,内功有成者多如过江之鲤,倘若还像风清扬那般授徒自然不行了!

    “在传你剑法前,为师还要传你一门内功,名曰九阴真经!”

    故而徐子骧随后又将自己有所改动的九阴真经传给了宋师道,考虑到宋师道年龄已大,若是传授本门的鹤唳九霄神功进境自然会更慢,为了稳固他的根基,又不会连累他的进境,这才考虑到了九阴真经。

    而这九阴真经乃是黄裳当年编纂“万寿道藏”时所悟,其经文暗含道家之玄妙,令宋师道初次听闻也为之动容。

    “婉晶,待到返回琉球后,你派人为师道铸一把重约一百零八斤的重剑!”

    待到传授完师道剑法内功后,徐子骧仍不满意,随后又给婉晶吩咐道。

    “师父!”

    闻言,宋师道刚刚才露出的笑容又变得僵硬起来。

    “待你练成易筋锻骨篇后,自身气力就会大涨,到时候这重剑到时候未必能满足你的需求!”

    明白他这徒儿的顾虑,但徐子骧却早已替他想到了这里。

    “倘若日后你能将这重剑练至举重若轻的境界,就有了向傅采林讨教的资格!”

    看着仍然一脸苦涩的宋师道,徐子骧此时说出的一句话却是让宋师道精神为之一振。

    “此话当真?”

    闻言,精神一振的宋师道双目冒着奇光,紧紧看着面前的徐子骧。

    “为师岂会在这里拿你寻开心!”

    徐子骧轻笑一声道。

    只是他这时候仍有话未说出,重剑之境看似简单,却要举重若轻这一步却是极难,师道若是能做到这一步,自然有了向傅采林请教的资格。

    但也只是有了这个资格而已,若想要真正请教,起码也要达到“木剑”之境,毕竟“无剑之境”太过缥缈,“木剑之境”反倒是有迹可循。

    以宋师道的资质,待到剑术大成后,这“木剑之境”自然突破有望!

    “先生,您可不能太过偏心,只指点宋大哥的武功!”

    听闻徐子骧一番解释,单婉晶和身旁的一众女子却也是心中一动道。

    “既然婉晶开口,我也不能厚此薄彼了!”

    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丰神绰约的绛衣少女,徐子骧大笑一声后,也答应下来。

    “我传你小无相功,此功宗旨讲究清静无为,神游太虚,练成后天下武功招式可信手拈来,容颜更是可使容颜不老,青春永驻!”

    看着秀气迫人,如诗如兰的单婉晶,徐子骧顿时就想起了逍遥派的小无相功。

    “先生,可莫要诓我!”

    听说这小无相功竟能使人容颜不老,青春永驻,身为女子的单婉晶自然心动不已。

    “我又怎敢拿东溟派的小公主开玩笑?”

    明白此功对于女子有莫大吸引力,徐子骧故而微微一笑解释道。

    “至于你们,我则传你们玉女心经!”

    看着有些期待的单秀等人,徐子骧沉吟一声道。

    “此功虽然还比不上小无相神功能达到容颜不老,青春永驻的地步,可仍能延缓衰老,练至最高境界也未必逊色于小无相功!”

    听到徐子骧的解释,单秀等人心中也是满意。

    她们四人虽然也羡慕小无相功的玄妙,可也心知肚明自己与小公主身份的差别,故而能得到这玉女心经,她们已是满足不已。

    更不提徐子骧解释它也有延缓衰老的作用,练至深处也未必逊色于小无相功。

    看着都露出了笑颜的众人,徐子骧也是微笑不语。

    传授小无相神功以及玉女心经的想法,早就在他考虑之中,大唐之世,高手众多!

    他也若想在武道上和三大宗师争锋,手底下也必须有一批可用之人。

    “弈剑大师”傅采林在高丽身份尊贵,而“武神”毕玄在突厥也是如此,被人们视作神明一般,他日若想和他们交手,单凭徐子骧自己稍有不足。

    而道门中“散人”宁道奇和慈航静斋以及净念禅院叫好,故而徐子骧也要传授东溟派众女武功,以备他时候之需!

    ……

    丹阳城外的一处江岸上,久未在江湖上露面的宇文伤却是面色凝重出现在了这里。

    早在此前,宇文家四大高手之一宇文成都重伤后,经过各大名医诊治无效后,这才被迫请出了这位宇文阀的阀主。

    然而当他费尽全力这才勉强替宇文成都祛除掉体内寒毒,而当他正在为谁人出手头痛时,又突闻噩耗!

    宇文化及,宇文阀内除他之外唯一将冰玄劲练成的人,却落得今日被冰封的结局!

    “大兄!”

    宇文化及好似感受了什么,冰块中忽然睁开了双眼,看着近在咫尺宇文伤,不由得低语道。

    就在他开口的瞬间,被封在冰块中的他表情古怪,随后竟在众人面前碎裂开来。

    随着江风吹来,片刻间的功夫,宇文化及就连着冰块一同随风化作一阵齑粉。

    骤然间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宇文化及竟连一丝痕迹都未留下就被彻底抹除了!

    看到这儿,宇文伤不由得神情一僵,一股彻骨寒意也在他身体上四散开来。

    到底是何时,宇文家得罪了这般高手?

    如此手段,就算是三大宗师也不外如是!

    “走!”

    想到这儿后,宇文伤看似脸上毫无变化,其实心中已是有所畏惧了!

    三大宗师何其可怕,当年石之轩还未臻宗师之境,就能从四大圣僧手下逃脱,杀得正邪两道无不生俱!

    而这人手段相较于当年石之轩更胜一筹,如何不让他心中生惧呢!

    故而在这江岸上见识到了宇文化及落得尸骨全无的下场后,自然不愿惹上这对强敌,至于报仇的念头,就更不用提了!

    PS:昨天章节数目标错了,更可悲的是居然改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