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麻衣神婿陈黄皮叶红鱼 > 039 唱衰
    我没想到自己通过这纸人的几次试炼尝试,居然会导致排名急速下滑。也没想到我此时已经被老师们集会讨论,给我打上了一个走火入魔的狂妄标签。

    但我并没有因此就放弃我的计划,排名下滑只是暂时的,被看不起也只是短暂的。

    我坚信,只要我继续如此操作下去,失去的都将回来。

    于是我继续一面用A级资源中的灵液浸泡身体,一边不停地控气扎纸人,让他们继续执拗地去闯塔。

    不得不说,不愧是天府学院,这灵药效果非常地好,应该最少也是高阶炼药师通过至宝炼就的,很像‘爷爷’小时候给我泡的药浴。

    浸泡在灵药中,我就像是被洗筋易髓一般,肉体一步步变强,对天地五行五元的感知力也越发的细微,整个人仿若得到了升华。

    难怪佛莱老院长说强者之路靠的不仅仅是天赋,机缘和资源同样重要,西方很多年轻的强者,都是靠着这些不对等的资源强行拔高的。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流失,到后来我整个人也进入了一种寂灵状态。

    我躺在药桶中,闭着眼却耳目清明,我清晰地感受得到四周气机流动,对在试炼塔中闯过的纸人的我身边的能量也感同身受。

    不仅如此,我既能内视自己的奇筋八脉,又能从灵液中体会到药力涌动的秩序,隐隐间甚至觉得自己只要获得药方,都能炼出如此药业。

    毕竟我也是有着一定的炼药基础的,虽没有专门研习过,但无论是当年的扶桑,还是后来在大金和邪界,我都得到过一些关于炼药的秘法。只是当初用不到,而在当今世界规则下,丹道一途显然也意义重大。

    半个月后,A级资源中的灵液药力被我彻底吸收,我也从寂灵的状态中走了出来。

    我一跃跳出,洗尽铅华,提神运气,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仙王境三十二层,神阶仙王,距仙皇只有一步之遥。

    “不愧是A级灵液,倘若是S级甚至是那超S级,恐怕我的收获会更大!”我暗暗赞叹道。

    一旁一直在给我守关的李八斗,连忙来到我身边,颇为焦虑道:“你小子总算是醒了,别在这感慨了,你捅篓子了。”

    还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

    我好奇道:“八斗老师,怎么了?我没干嘛啊。”

    李八斗道:“还没干嘛呢,你知道自己现在在星辰榜上的排名是多少吗?”

    我摇了摇头,他说:“倒数第二!这还是因为倒数第一的那名学员因为参加了一次禁地试炼,受了重伤直接退学了!”

    我暗暗乍舌,这确实是大动静。不过仔细一想,这半个月,足足有约五十个五行纸人去星辰塔进行闯关测试。星辰塔可不问是不是我本人,只要是‘我’过去,一律都算在我头上。

    如此一来,我的天赋确实会被不停地消减,积分严重下滑,掉到了最后一名也正常。毕竟,除了天赋,我在天府学院确实屁都不是。

    我并不紧张,直接说:“就算是倒一也没事啊,再爬回去就是了。再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怎么就捅出了大篓子?”

    李八斗道:“单单是这排名确实没什么,关键问题是,你现在成了整个学院的笑料。从神榜天赋直接下滑成了C级天赋,教师团多次开会。鉴于你的情况,可能考虑消减炎夏的入学考核人数。”

    “除此之外,他们可能考虑在月末星辰榜刷新后,直接将你逐出学院。还有我,他们说我误人子弟,可能也要将我赶走。”

    见李八斗这么说,我才真正重视了起来。如果个人利益我可以置之度外,但牵扯到炎夏,影响到其他人,那我就必须慎重了。

    我问李八斗:“教师团怎么可以这样?我也没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啊,这是我自己的修行之路。”

    李八斗回应道:“是你自己的路不错,可是蝼蚁有资格挑战权威吗?他们认为你是胡闹,而且完全不按学院的规矩出牌,你觉得能不打压打压你?”

    “更何况,不仅是学院教师团,据我所知,有多方组织在给学院施压,想要借此赶走你,毕竟你是神榜天赋,又是炎夏人,这始终是个威胁。”

    我立刻想到了道格这种类似的家族,气不过道:“学院不是只注重学员天赋,不关注种族吗?佛莱院长就是这样说的。”

    他道:“话是这么说,可是牵扯负责啊,好像还有神宫在暗中操作吧。总之,你这次遇上麻烦了。”

    我又问道:“那法老呢?法老也没帮我说几句?”

    这是我很关心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也直接关系到我以后如何与法老相处,关乎到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李八斗说:“自从上次离开后,法老就去神宫了,星元阵被修复了,他每天都在星元阵呆着,一次次尝试领悟,和疯了一样。不过这次也幸亏他了,要不是他说一切等他出来后再定夺,恐怕你都没机会再呆下去!”

    我点了点头,这么说的话,法老倒是还不错。

    很快,李八斗又担忧道:“吴明啊,听我一句,还是不要乱来了,先提升吧,只要能往上爬一爬,最后法老出面,应该能化解,切不可再一意孤行了,做一个全才太难了,只要留在了这里,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我嘴角一扬,说:“八斗老师,我自有定夺,你不用担心。还有十来天呢,时间足够了。”

    说完,我再一次全神贯注地扎出了五个纸人。

    就这样,我走在最前面,在五行纸人的簇拥下,堂而皇之的走出了李八斗的府邸。

    其实这半个月下来,那些纸人虽都无功而返,其实并不是都一无所获。我对五行之气有了更深的领悟,我有信心用最短的时间,至少悟出三种以上的真意。

    到时候,天赋系数一定暴增,这可不是靠脑域阔度得来的神榜天赋,而是真正的修行天赋,排名自然立刻就上去了。

    我带着五个纸人,快速朝星辰塔走去。

    路上我打开了通讯手环,立刻有一大堆的讯息涌了进来,看完之后我总算明白教师团为何那么生气了。

    姬玛都给我发送过两条讯息:“吴明,听我一句劝,你这么好的苗子,可别走了歪路。”

    “吴明,最后警告你,若你不听劝,再胡闹下去,学院留不了你!”

    ……

    除此之外,还有伊莉莎的讯息:“吴明,你到底在干什么!速度来见我!”

    “吴明,你这是在找死,好多家族想利用这次机会赶你走了。如果你真的被赶走,你也可以死了!”

    苏青黛也发来了讯息:“吴明,如果你真有把握,姐姐我支持你。可你现在真的是在玩火,我咨询过暗潮多位长老,你这种修行之法,天下无人可以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