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的七个女徒弟风华绝代 > 第44章你们的命是本座的便不再是贱命
    王钟等人也过来。

    “你们是何人?”武宜年很不爽。

    “老头,你管得着吗?”徐彤骂道。她对武宜年没有一点好感。此人卑躬屈膝,趋炎附势,乃是一介小人。

    随后,徐彤将武国安和唐慧云两人手中毒丹抢去,狠狠砸在了魏子平脸上。

    “这是毒丹,不能吃。”

    “二位快起来,不要向这种阴险小人下跪。”徐彤一把扶起武国安和唐慧云两人,并且狠狠瞪了魏子平一眼。

    不过,魏子平还没反应,武宜年先是发飙了。

    “大胆!”

    “这是我武家的事情,怎么轮到你们外人插手?”

    “你们胆敢对魏公子不敬,这就是欺负到我武家头上。”

    “老夫这就拿下你们。”

    武宜年大喝一声,便是一掌,凌厉无比,对着徐彤脑门拍过去。

    武宜年乃是洞府三重!

    这一掌,也是拼劲全力。

    武宜年的对象,不只是徐彤,还有徐彤背后的武国安和唐慧云两人。

    武宜年想要一举全部斩杀,给魏子平留下一个好印象。

    徐彤不过真元一重,根本挡不住。

    但是,徐彤并未后退,依旧挡在武国安和唐慧云跟前。

    不过,武宜年的一掌,并没有落到徐彤头上,便是被一圈金色文字困住了。

    武宜年的手掌停在半空,动弹不得。

    这是南荣慧出手了。

    “老头,敢对俺动手,俺一铁锅拍死你!”徐彤暴怒,取下身后大铁锅,便是甩在了武宜年的脸上。

    铛!

    这一铁锅,可是打了个结结实实。

    一声脆响,武宜年头上起了一个大包。

    “你们究竟是何人?”武宜年又惊又怒,因为这些人实力也不俗。

    魏子平也看过去。

    之前,南荣慧一直在看书,魏子平并没有看见南荣慧长相。

    现在看见,魏子平整个人都是怔住了。

    这也太好看了吧!

    魏子平已经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南荣慧了。

    不过,魏子平玩过无数女人,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和南荣慧相媲美。

    最主要,南荣慧身上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气质。

    不媚俗不世俗,仿佛看淡世间一切。

    相比之下,虞燕珺黯然失色。

    “魏公子?”虞燕珺轻声喊了一句,同时对王钟等人更加厌恶。

    武宜年也是看出不对劲,便立即开口:“魏公子,这些贼人对魏公子不敬,还请魏公子斩杀这些贼人。”

    徐彤不屑道:“斩杀俺们?你问问他有没有胆子?”

    秦月儿来到武国安和唐慧云身边,安慰道:“武叔,唐姨,你们不要怕,我们来自浩然宗,是武一峰的师姐,还有这位是我等师尊。”

    浩然宗!

    难怪了!

    武家众人都是看向王钟,震惊不已。

    实在是王钟年纪太年轻,居然是万象境!

    武国安和唐慧云如同见到救星,立马行礼:“见过王掌门!”

    王钟淡淡开口:“不必如此。”

    武宜年脸色不悦,他有些忌惮王钟,但是不想王钟搅乱他的好事。

    武宜年开口:“武家家主,武阳城主,武宜年见过王掌门。武家正在处理家事,还请王掌门先到城内,等处理完武某再好好招待王掌门。”

    武宜年想要先打发走王钟。

    武国安和唐慧云有些害怕:“王掌门!”

    王钟开口:“武一峰乃是本座弟子,事关本座弟子,本座岂能袖手旁观?”

    武宜年有点不知所措,向魏子平求救。

    “这?”

    魏子平冷哼一声:“王钟,你是否管的太宽了?”

    “为了一个外门弟子,甚至不惜和我圣兽舵交恶,值得吗?”

    “你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不考虑浩然宗?”

    是啊!

    王钟再厉害,也不过是下位仙门掌门。

    能和圣兽舵相比?

    只要圣兽舵出手,便可以轻松覆灭整个浩然宗。

    王钟再厉害,也翻不起大浪花。

    武宜年镇定下来。

    武国安和唐慧云两人再次绝望。

    他们不想连累王钟,也不想连累浩然宗。

    武国安脸色苍白开口:“王掌门,你不要再出手了。”

    “这是我等家事,就让我等自己处理。”

    “唯一遗憾,便是无法亲自招待王掌门了。不过,武一峰这孩子孝顺懂事,以后肯定会孝顺王掌门。”

    “还请王掌门上路。”

    “请王掌门上路!”唐慧云也是哽咽开口。

    若是能活,武国安和唐慧云自然想活。

    可是,如果一定要做出选择,那么只能他们去死。

    “不就是一个圣兽舵吗?还不足以让本座忌惮!”王钟并未挪动脚步,开口道:“再说了,在本座看来,你圣兽舵,能和本座弟子相比?你圣兽舵配吗?”

    配吗?

    在王钟心中,一个上位仙门,居然不如一个外门弟子。

    这是何等霸气!

    武家众人都是惊住了。

    武国安和唐慧云也很是感激。

    眼泪控制不住,哗哗往下掉。

    他们知道,武一峰进入到一个好仙门,也遇到了一个好掌门。

    可是,他们还是觉得,王钟独木难支,凭借自身一个人力量,怎么和庞大的圣兽舵抗衡?

    这太不现实!

    毕竟,圣兽舵可是上位仙门。

    “王掌门,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武国安开口:“只是我们不值得王掌门为我们出手,我们贱命一条,死了就死了,只希望王掌门好好对待我儿武一峰。”

    “王掌门,拜谢了!”唐慧云也是跪拜。

    随后,武国安和唐慧云再次捡起毒丹。

    “魏公子,我们吃了,希望不要为难王掌门和浩然宗。”

    “武家主,你大可以将我们夫妻俩从武家除名,但是请对武一峰网开一面。”

    说罢,武国安和唐慧云便要再次吞下毒丹。

    徐彤气得不行。

    秦月儿想要抢过,但是被唐慧云推开了。

    不过,两道灵力飘出,那两位毒丹化成了粉粹。

    这是王钟出手了。

    “本座出手救下你们的命,现在你们的命是本座的了,从此以后,你们的命便不再是贱命!若谁想要取你们的性命,便要问过本座,包括你们自己。”王钟有些生气了。

    武国安和唐慧云愣在原地。

    他们被王钟气场震撼住了。

    “此事如何处理?”王钟看向魏子平。他知道,和武国安、唐慧云两人说再多,也无济于事。关键,解铃还须系铃人。

    “其实,放过这两人也不是不可以,哪怕不退婚也不是不可以。”魏子平傲然笑道,见王钟主动开口询问,魏子平以为王钟是忌惮他圣兽舵。

    什么万象境?

    哈哈!

    笑话!

    还不是圣兽舵面前,也看他少舵主面子?

    “条件?”王钟问道。

    “只要她答应嫁给本公子。”魏子平一指南荣慧。

    王钟没有回答。

    徐彤大骂:“俺师姐怎么可能嫁给你这个无耻之徒,想都不要想!”

    秦月儿也开口:“不可能!”

    倒是南荣慧妩媚一抛媚眼:“承蒙魏公子抬爱,这是妾身荣幸。不过,妾身有一个条件。”

    徐彤和秦月儿傻眼了。

    这什么情况?

    大师姐怎么会看上魏子平这个无耻之人?

    魏子平心神荡漾,觉得有戏:“姑娘请说。”

    南荣慧开口道:“这两人站着,有点碍妾身眼睛。”

    南荣慧看着武宜年和虞燕珺。

    “魏公子,不要听这妖女胡说,她是想要离间我等。”武宜年急忙开口。

    “魏公子?”虞燕珺可怜楚楚喊道。

    “闭嘴!”魏子平怒吼一声,一巴掌将虞燕珺打翻在地。随后,又是将武宜年拍在了地上。

    “姑娘,现在满意了吗?”魏子平转头笑道。

    这让武宜年气得不轻,虞燕珺更是脸色苍白,她对南荣慧充满了恨意。

    “还行。”南荣慧淡淡开口。

    “那我们的事?”魏子平充满期待。

    “想要迎娶老娘,你配吗?你给老娘提鞋都不配。”南荣慧蔑视道。

    “你……”魏子平大怒。

    见状,徐彤和秦月儿心情舒畅,不愧是大师姐,杀人诛心!

    “敢戏耍本公子,你可知道是什么后果?”魏子平身上灵力爆发。不过,立即被圣兽舵另外两名长老按住了。

    这是在忌惮王钟。

    “哼!浩然宗,走着瞧!”魏子平怒道,便转身离去。

    虞燕珺从地上爬起来,跟了上去:“魏公子,不管你如何嫌弃我,我都跟定公子,永远相随。”

    不过,这话落在魏子平耳朵中,便如同嘲笑一般:“滚!你个贱货!也敢羞辱本公子。找死!”

    随后,魏子平一掌拍下,虞燕珺当场死亡。

    武宜年整个人差点晕倒。

    本来,他以为高攀上圣兽舵,以后可以平步青云。

    没想到,现在既得罪了浩然宗,虞燕珺也死了,圣兽舵也是指望不上了。

    从喜到悲,这一切发生太快。

    不过,武宜年也是个人物。

    他很快便调整过来,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尽量弥补损失。

    至于虞燕珺,那不过是个养女罢了。

    当魏子平离去,武宜年来到王钟面前:“王掌门,先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实在是圣兽舵威名远扬,武某也是为了武阳城,担心浩然宗,才不得不为之。”

    “其实,我很喜欢武一峰这孩子,乖巧懂事,你放心,哪怕燕珺死了,老夫也会拿武一峰当亲儿子看待。”

    徐彤和秦月儿心中,对武宜年十分不爽。

    这变脸太快了!

    王钟斜睨武宜年一眼:“这么说来,武家主是好心了?”

    武宜年心中一喜。

    虽然王钟实力不错,但是还是年轻。

    被他几句话,就糊弄过去了。

    只要再加把火,岂不是可以忽悠一个万象打手?

    武宜年对王钟满是不屑,但是嘴上却高喊:

    “天地可鉴!”

    王钟淡淡开口:“既然武家主如此好心,本座不能白白领了你的情,那么本座也帮你一把。”

    武宜年笑着摇头道:“不劳王掌门了。”

    其实,武宜年内心很是期待。

    这可是万象境,拿出的好处,肯定不一般。

    王钟坚持道:“不!举手之劳。”

    随后,王钟一掌落下,武宜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