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的七个女徒弟风华绝代 > 第71章季昌明又出来了晚年不祥
    离开王宫,南荣慧出现在王钟等人的客栈。

    “大师姐?”

    “不对!”

    “参见女君王!”

    秦月儿先是惊喜,随后赶紧行礼。

    “叫什么女君王?这么见外?讨打不是?不管如何,这就是俺们大师姐。”徐彤朗声道。

    “正是,不必如此,叫我大师姐就行。”南荣慧淡笑道。

    “大师姐!”秦月儿嘿嘿一笑。

    随后,南荣慧来到王钟床前。

    看到王钟这副模样,南荣慧眼泪便是忍不住掉下来。

    若不是因为她,以王钟的实力,完全可以安然无恙离开王宫。

    “南荣慧,你干嘛?这不像你啊?”王钟打趣道。

    “师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扫兴?”南荣慧破涕而笑。

    “好了,本座好好的,哭什么?你刚继位,值得高兴。”王钟开口道。

    “嗯。多谢师尊。”南荣慧郑重点头。

    “你事情就忙完了?”王钟问道。

    “差不多,都安排下去了,这段时间,我就留在这里照顾你。”南荣慧回答。

    “不必,有徐彤和秦月儿两人就够了。你早点巩固实力,然后趁早颁布几道谕旨,比如将浩然宗晋升为上位仙门啊?诸如此类的。”王钟提醒道。

    “等你什么时候恢复,那就什么时候颁布。”南荣慧翻了个白眼。她如此动情,结果王钟想的是仙门考核。

    “其实,我现在就好了。”王钟想要起身,结果把骨头扭了。

    “躺好!”南荣慧命令道。

    “师尊,你就听大师姐的。”徐彤附和。

    “正是,大师姐现在是女君王,难道你想抗旨?”秦月儿笑呵呵道。

    王钟只得乖乖照做。

    接下来一段时间,

    徐彤负责炼制丹药,秦月儿负责清洗,南荣慧则负责用灵力帮忙王钟修复筋脉脏腑骨头。

    突然,有一日,徐彤买药回来,皱眉道:

    “师尊,俺发现有人在跟踪俺,还不止一个人。”

    “好大的胆子,居然还不死心!看来,我还是杀少了。”南荣慧勃然大怒。

    “等等。”王钟拦住了,

    “假装没发现,徐彤继续买药,让他们来就是了。”

    “师尊,这是为何?”南荣慧问道。

    “敌人可以杀,随便杀。杀得越多,对你威胁就越少。但是,成为君王,就不能如此。你可以杀一儆百,也可以杀一千,甚至诛九族,可是,你能全部杀完吗?还是能将整个东域王都杀完?”王钟回答道。

    “多谢师尊指点。”南荣慧恭敬点头,“那师尊,我当如何?”

    “钓鱼!”王钟淡淡一笑。

    当晚,南荣慧悄悄回到王宫,并且第二天再次召开早朝。

    果然,有人询问王钟。

    结果,南荣慧只是冷哼一声。

    又是几日,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在朝堂隐隐约约有一股默契:

    既然王钟不是靖王,那么王钟冒充,那可是大罪。

    这可是侮辱南宫王室。

    并且,王钟有点功高盖主了。

    之所以,女君王还没出手,乃是碍于王钟为王室挺身而出。

    女君王需要一个借口,需要一把刀。

    只需要有人出头,那么必然会斩向王钟。

    尤其是现在王钟重伤,绝对是除掉王钟的最好机会。

    这一天,季家终于开门了。

    季昌明走了出来。

    经过数天的激烈思想斗争,季昌明觉得,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可以向女君王表忠心,也可以除去王钟这个心头大患,还可以重振季家声望。

    并且季昌明打听清楚了,王钟现在重伤,就和普通人一样。

    杀王钟,易如反掌。

    真是天佑季家。

    恰好,刘伯翁等六部尚书,前来向南荣慧汇报进展。

    在客栈门口,碰见了季昌明。

    “季老,你来这里干嘛?”

    “哼!原来是你们几个老匹夫!”

    “季老,莫非你还不死心?”

    “若是你们还顾及往日情谊,就不要阻拦老夫。否则别怪老夫不念旧情。”

    “这?”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在这等着季昌明出来!”

    刘伯翁等六部尚书有点心疼季昌明。

    季昌明英明一世,还培养出季大将军,让季家声望达到巅峰。没想到,这老了居然遇上了王钟。

    真是晚年不祥啊!

    在庭院,

    秦月儿警惕道:“季上使,你来干什么?”

    季昌明笑道:“老夫来拜见王掌门。”

    秦月儿摇头:“师尊重伤在身,不方便见客。”

    季昌明一喜,开口道:“老夫是来给王掌门送药的,还请月儿姑娘通报一声。”

    秦月儿依旧拒绝:“多谢季上使,真的不必了。”

    季昌明更加坚持。

    两人来回几次,从屋内传来王钟的声音:“秦月儿,让季上使进来的。”

    当季昌明看见王钟躺在躺椅上,确实连手都抬不起来,整个人惊喜万分,眼眸当中闪过一道杀意。

    “季上使,所来何事?”王钟仿佛没有看见。

    “王掌门,老夫给你送药来了。”季昌明回答道,但是并没有任何要拿出丹药的意思。

    “王掌门,伤势如何?”

    “非常重,恐怕要躺上一年,恢复实力恐怕需要十年。”王钟叹息一声。

    “这样啊?”季昌明内心狂喜,身上灵力涌动,就要出手。

    “师尊,该吃药了!”就在这时,南荣慧端着一碗汤药进来,当听到这声音,季昌明一愣,怎么特别熟悉?

    原来是南荣慧!

    这是王钟的大弟子。

    “无妨!”

    “老夫记得,南荣慧的境界乃是洞府境。”

    “以老夫的实力,斩杀南荣慧也不成问题。”

    季昌明内心自我安慰道。

    南荣慧坐下,亲自给王钟喂药。

    季昌明站在南荣慧身后,他有自信,此时出手,绝对可以将南荣慧一击必杀。

    不过,季昌明刚抬起手,便听见南荣慧问道:

    “季昌明,你来见本王?”

    本王?

    先是王钟冒充靖王!

    连王钟大弟子也自称本王了?

    这浩然宗的人都什么毛病?

    一个个这么自大吗?

    季昌明心中冷笑。

    不对!

    这声音?

    不止是在浩然宗听过。

    好像早朝的时候听过。

    不过,下一秒,季昌明想到了什么。

    整个人差点吓死。

    这是那位?

    女君王!

    我去!

    “季昌明?”南荣慧嘴角上扬,再次喊道。

    “啊?参见女君王!”季昌明立马跪下,随后忐忑不安回答:“回女君王,臣前来乃是看望王掌门,并且为王掌门带来了疗伤丹药。”

    “你有心了!拿来吧!”南荣慧点头。

    季昌明头皮发麻,强撑着晕倒的冲动,给出了一枚玄品丹药

    “就这?”南荣慧没有去接。

    “女君王,拿错了!”季昌明连忙收回,又取出了一枚地品丹药。

    “季昌明,你真的是来看本王师尊的吗?还是有其他目的?”南荣慧怀疑道。

    这声音很平淡,但是季昌明如同晴天霹雳。

    要是被女君王怀疑,觉得要对王钟不轨,那么季昌明的下场可想而知,甚至整个季家都要遭殃。

    季昌明咬咬牙,取出一枚丹药:“应该是此枚丹药,玉髓丹,号称可以生白骨活死人功效。请王掌门收下!”

    王钟看过去,那玉髓丹上面,居然有四道丹纹。

    天品丹药!

    王钟接过,立马服下,很是满意。

    “季上使,有心了!”

    “那就多谢季上使了!”

    “南荣慧,给季上使倒杯茶。”

    季昌明脸都黑了。

    这可是天品丹药啊!

    季昌明就这么一颗,用来保命用的。

    没想到,就这么送出去了。

    季昌明内心在流血!

    无比难受!

    而且南荣慧倒的茶,季昌明敢喝吗?

    不要命了?

    季昌明内心想死,但是表面还得一脸笑容:“不必了,老夫家中还有要事,就不打扰王掌门了。女君王,臣告退!”

    “季老,得手没?”刘伯翁等六部尚书还等在门口。

    “滚!”季昌明看着这几个滚刀肉,他可以肯定,刘伯翁等六部尚书绝对知情。居然不劝阻他,这朋友没得做了。

    等季昌明离开,

    有人前来打探消息,季昌明只是叹息,却不说话。

    季昌明敢说吗?

    东域王都大人物,纷纷觉得,季昌明太没有用了!

    真是老了,不中用!

    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季昌明差点气得吐血。

    本来,季昌明有两件重宝,一是天品符篆,二是天品丹药。

    都是他儿从天魔战场带回来,孝敬他的。

    季昌明别提有多么自豪,连走路都带风,并且不止一次,在刘伯翁等六部尚书面前显摆。现在,两样都没有了,都是因为王钟。

    郁闷!

    憋屈!

    季家大门,再次紧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