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的七个女徒弟风华绝代 > 第82章什么击剑这是练剑
    浩然宗上下,在紧锣密鼓张罗。

    当然,王钟除外。

    王钟独自一人,躲在房间内研究大道。

    也就是那本《素人出道》。

    王钟有些叹息:“翻了好几遍了!要是有新期刊就好了!”

    咚咚咚!

    这时,传来敲门声。

    “王掌门!”来人乃是宋红颜。

    “进来!”王钟连忙收起《素人出道》。

    宋红颜进来,手里还提着一瓶好酒。

    哪怕没有打开,也是能闻到浓郁的香味。

    “王掌门,有空吗?陪妾身喝两杯?”宋红颜笑道。

    “宋掌门,这是有事吗?”王钟警惕问道。

    “没事就不可以找你喝酒吗?”宋红颜嘟囔道。

    “那自然也可以。你什么量?”王钟笑道。

    “妾身不大能喝,一杯就倒。”宋红颜脸上浮现娇羞之色,通红通红,极具诱惑。

    “没量那你跟我喝什么?”王钟脸上不满,起身就朝外走去。

    留下宋红颜一人,愣在那里!

    “这个坏蛋!”

    “难道不明白妾身的情义?”

    “是真的不开窍,还是故意装糊涂?”

    宋红颜气得不行。

    当王钟离开之后,长出了一口气。

    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喝酒,那还得了?

    随后,严铁生又过来了。

    “王掌门,有空吗?”

    “严掌门,何事?”王钟问道。

    “找你喝酒!”严铁生笑道。

    “又是喝酒?”王钟一愣。

    “难道还有其他人找你喝酒吗?”严铁生一愣。

    “没,没有。那走吧!”王钟答应一声。

    随后,王钟和严铁生找了个石桌,坐了下来。

    严铁生也是取出一瓶好酒。

    “此酒采自剑山阁山泉,里面融进了不少剑气,所以性烈,不过,严某就好这一口。”

    “不错!”王钟尝了一口,夸奖道。当酒过三巡之后,严铁生憋得脸都红了,王钟实在看不下去了,主动开口:“严掌门,有何事,便直说吧!”

    “没有。”严铁生还摇头。

    “没有的话,那本座就告辞了。”王钟笑道。

    “王掌门,等等。”严铁生很是纠结,最终还是开口:

    “王掌门,可否将剑道传承石碑留在剑山阁?我剑山阁愿意给出满意的代价。”

    “滚!”王钟摇头,原来严铁生打的这样的主意。估计宋红颜也是一个想法。当然,宋红颜或许还有其他想法。

    不过,王钟自然不可能留下剑道传承石碑,在天魔战场如此危险的地方,浩然宗弟子提升实力才是最重要。

    “那丹道传承石碑?”

    “滚!”

    “那地品仙树?”

    “滚!”

    “是!”严铁生尴尬一笑,不过,脸上有种如释重负的神情。

    其实,这样的结果,严铁生猜到了,不过,严铁生还是想要尝试一下。

    “那王掌门,严某先告辞了。”严铁生开口,为避免尴尬,就要离开。

    “等等。”王钟喊住了。

    “王掌门还有何吩咐?”严铁生问道。

    “随本座去一趟练剑崖。”王钟开口。

    一会之后,练剑崖上,爆发恐怖的剑意。

    剑意一重!

    剑意二重!

    剑意三重!

    剑意四重!

    严铁生直接傻眼了。

    此时,严铁生感觉自己大半辈子都白活了。

    这最骄傲的剑道,在王钟面前,什么也不是。

    不过,这还不算完。

    王钟开口道:“严掌门,下面看好了,这一招名为剑来!”

    王钟出手,那万把天品藏剑腾空,并且全部覆盖四重剑意。

    “这?”

    “这……这是万道四重剑意?”严铁生声音都在颤抖。

    “正是。”王钟点头,随后收回太玄剑域。

    “严掌门,不要格局太小了。在青州府,你曾经剑道第一,但是,在东域王朝,还有剑圣方绍元。而剑圣方绍元,在本座面前挡不住一剑。”

    什么?

    严铁生极其崇拜方绍元。

    可以说,整个东域,所有剑修,最仰慕之人,便是剑圣方绍元。

    没想到,方绍元连王钟一剑都接不住。

    要是之前,严铁生会觉得王钟说大话。

    可是,现在看到这万道四重剑意,严铁生相信了。

    “王掌门教训的是!”严铁生点头。

    “不是教训,只是觉得你和宋掌门两人,天资尚可,不能这么浪费了。”王钟开口,“若是有顾忌,可以不去天魔战场。但是,有时间可以前往东域王都。你想要练剑,可以找方绍元,你就说本座说的。方绍元会收你为亲传弟子。”

    啊?

    严铁生惊喜无比。

    严铁生早就想去拜见方绍元,可是,方绍元并不是轻易能见。

    更不要说被方绍元收为亲传弟子了。

    “多谢王掌门。严某会好好考虑。”严铁生认真开口。

    “严掌门,本座会和你说这么多,乃是看在你和宋掌门,之前照顾本座和浩然宗的份上。至于如何选择,还是要看你们自己。”王钟开口。

    “多谢王掌门!”严铁生感激无比。

    之后,严铁生若有所悟,便是就地坐下参悟剑意。

    当王钟刚走下练剑崖,便是听见宋红颜幽怨的声音:

    “王掌门真是好兴致!”

    “妾身找你喝酒,你不喝。严铁生那个糙汉子请你喝酒,你就喝了。”

    “喝完之后,你们两大男人,还在练剑崖击剑?”

    “妾身需要一个说法!”

    咳咳!

    王钟尴尬干咳几声。

    什么击剑?

    这是练剑!

    容易让人误会!

    “严掌门向本座索要传承石碑和地品仙树,本座没有给。不过,本座看严掌门痴迷剑道,故此施展剑意,能领悟多少就看严掌门自身造化。”王钟解释道。

    “那妾身呢?”宋红颜期待问道。

    “也不给!”王钟态度坚决。

    “那你传授妾身什么?”宋红颜再问道。

    “妾身的心意,王掌门肯定知道,妾身对浩然宗的关心,绝对比严掌门要多。”

    说完,宋红颜便一副你看着办的样子。

    王钟淡淡一笑:“本座自然知道,不过,你不修剑,本座便不传你剑道。本座传你一部仙法和送你一件宝物。”

    “什么仙法宝物?”宋红颜欣喜问道。

    随后,王钟取出一部天品仙法,和一件元器。

    这都是从狄隆那里得来的。

    天品仙法名为《步步生莲》,元器名为银月环。

    宋红颜惊喜无比,没想到,王钟如此大方。

    宋红颜收下,害羞道:“王掌门,你干嘛对妾身这么好?妾身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你想怎么样,妾身都答应。”

    王钟淡淡道:“这是你帮忙坐镇浩然宗的报酬,我们扯平了!”

    宋红颜气得直跺脚。

    之后,王钟又从地品仙树斩下两条枝条,并且让徐彤培育了一下,确保可以存活,便分别交给了宋红颜和严铁生。

    假以时日,便可以再次培养出两棵地品仙树。

    这便是王钟的处事原则。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断齿之仇,必需头颅偿还!

    半月之后,浩然宗便举宗前往天魔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