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我能听见画外音 > 206 星光、战场、她……
    天灾——也称灾厄。

    路怀秋当然记得这个东西。

    早在他刚被拖上贼船的时候,唐雨笙就跟他普及过相关的知识。

    灾厄,指的就是魔类这样的生物。

    因为这种生物相当极端,它们平常要么一睡就是几百几千年,要么一出现,带给人类们的就是一场天灾。

    人类目前对魔类这种生物的了解还是具有很大的局限性的。

    它不像是城市中经常会偶遇的小妖小怪那样随处可见。

    每一次人类遭遇魔类的时候,都将会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恶战,就更别提把它们像小小白鼠那样抓来切片研究这种事情了。

    那个时候,他们只能默默地祈祷,这个魔类并不是很强……

    有些魔类看起来超凶,就跟哥斯拉一样,可它们对人类的威胁程度也就只能达到摧毁一座城市的地步而已。

    而有一些“灭世级灾厄”的魔类一旦出现……

    那么全人类的命运都会变得岌岌可危。

    …

    …

    此时此刻。

    深夜时分。

    呜呜呜——

    一阵悠长而凄厉的声音,突然间划破了辽阔无垠的星空。

    路怀秋原本还在仰头望天,跟唐雨笙两人一同享受着这片难得的宁静,突然间都被吓了一跳。

    “什么声音?”唐雨笙侧过好看的脸,神色有些紧张地问道,“你听见了吗,老大?”

    “嗯……”路怀秋缓缓地点了点头。

    他确实听见了。

    但很难确认,那究竟是不是幻觉……

    ——毕竟那个声音过于尖利而瘆人了。

    那不像是人类能发出来的声音,如果不是幻听的话,那绝对来自某种魔物。

    路怀秋能感觉到,唐雨笙的手似乎下意识地握得更紧了……

    【外界带来的恐惧和压抑,让少女本能地抓紧了她唯一能依靠的东西……】

    【果然说得没错,女人就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

    【很多时候她们外表看上去很刚毅,也很能打,但内心总是住着一个渴望被保护的小女孩……】

    听到这。

    一向钢筋直男的路怀秋,也下意识地将唐雨笙往自己的身边拉近了一些。

    因为他知道,并不是只有唐雨笙在依赖着自己……

    他……

    也在依赖着唐雨笙。

    眼下这种情况,两个人,早就已经形成一个密不可分的个体了。

    ——妖魔的气息,正在街道的四面八方传来。

    那一声仿佛来自远古深渊魔物的呼声,似乎将这片城区的妖怪,全数唤醒了。

    巷角里……

    屋檐旁……

    天台上……

    井盖下……

    一双又一双,在黑暗中泛着冷光的眼眸,逐渐显现。

    它们所注视着的,是同样的一个目标。

    ——位于十字路口旁的路怀秋和唐雨笙。

    也不知道这群家伙是不是在故意地针对他们。

    毕竟这个点,夜已经很深了。

    整个空荡荡的大街上,也就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这个时候。

    马路对面的交通灯,也刚好由红转绿……

    “怎么办?”路怀秋低声问道。

    淡定的路家主脸上虽然毫无表情,但他承认自己是很慌的……

    日了!

    虽然确实见过了很多大场面,但眼下这个场面也未免太大了。

    今晚的他们,已经不再是狩猎妖魔的猎手了。

    ——他们,已然成为了猎物!

    “这还用问嘛?”

    却没想到,唐雨笙看上去根本一点都不慌,“当然是——跑路咯!”

    “诶……?”

    路怀秋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唐雨笙扯着手臂,一路朝着马路对面奔了过去……

    【红灯停,绿灯行,这是每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城市公民都会做的事情……】

    【但对于路家主来说……】

    【他即将奔赴的地方,或许并不仅仅是马路的对面……】

    【而是——命运的对岸。】

    ……

    活了十八年。

    路怀秋还从来没有想过,他那枯燥无味的人生中,居然还会经历像现在的这一番场景。

    辽阔无垠的夜幕之下。

    长发飘飘的女孩子,牵着他的手,在漫天灿烂的星光下,像两个傻子一样奔跑在大街上……

    以前他一直以为,这种场景最多只会出现在唐雨笙最爱看的那种肥皂剧中的剧情之中,没想到今天居然在他的身上重演了。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身后并没有一大群在追着他们跑的妖魔鬼怪……

    好吧。

    不仅是身后,还有身前。

    那些人形的妖怪从四面八方围来,想要堵住两人前进的路。

    从他们苍白得过于不正常的脸色,还有泛着鲜血般红色的眼眸来看,显然是一群血族没错。

    “看来董姐的猜测是真的……”路怀秋喃喃道。

    ——血族暴乱,已经开始了。

    如果说前几天的那场袭击,只不过是一场序幕而已。

    那么今天晚上,便是一场正式的狂欢。

    “老大!”

    在四面八方的血族的喧嚣嘶叫声中,唐雨笙高声道:

    “你很久以前不是问过我,什么才叫作真正的战场么?”

    “这——就是真正的战场。”

    说话间,唐雨笙已经拔刀了。

    认识唐雨笙这么久以来,直到这一刻,路怀秋才觉得自己真正见到唐雨笙展现了自己的真正实力。

    她挥舞着那柄村正,在妖潮中翻飞旋转,翩跹如蝶。

    飞舞的刀刃仿佛在她的四周形成了一堵密不透风的墙,将所有扑来的血族全数斩裂。

    滚烫的鲜血和肌骸,就像是游戏中的击杀特效一般沿着她的刀光飞泄,洒满了整片柏油路面。

    那流畅且高速的出刀动作,差点让路怀秋当场看呆。

    直到一只血族差点扑了他脸上,他才仓促地拔出星切还击。

    夜色下。

    一个不知名的十字路口处。

    两个人影,两道刀光……

    就这么在妖潮之中搅动翻涌着……

    与此同时。

    在桥港区的其他地方。

    城市的角落和边缘内。

    数不清的血族,几乎都在同一时刻,犹如破笼之鸟般,蜂拥而出。

    整个天地之间,尽是妖魔的厉叫和嘶吼。

    桥港区——已然如堕深渊。

    【糟了。】

    【虽然狩猎的快感真的相当不错。】

    【但鲜血和杀意的味道,似乎引来了更多且更狂躁的血族……】

    【再不快点想想办法的话,这个十字路口,或许就要插上你的纪念碑了。】

    …

    “我们快走吧。”

    解决掉最新一波的血族后,路怀秋立马对唐雨笙说道,“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杀不完。”

    “好呀好呀。”唐雨笙似乎很开心地笑道,“咱们去哪儿?”

    柔和的月光下。

    尽管她的头发因为激烈的战斗而变得格外凌乱,身体上和脸庞上也沾染了血渍。

    但她的笑容竟被映衬得格外干净,眼神也清澈得仿佛星光。

    这一刻。

    路怀秋似乎觉得……

    内心深处的某个柔软的地方,好像被什么东西给触动了一下。

    ——突然好想保护她啊。

    路怀秋这么想着。

    虽然他根本没那个实力……

    而且作为一个大家长,被护法保护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

    路怀秋也笑了起来。

    他忽然抓住唐雨笙的手,跑了起来。

    …

    “管他呢。”

    “跑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