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之门赵云柳如月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地底皇宫
    阿...嚏!

    昏暗的地宫,晕厥的赵云猛地坐起,一个喷嚏打的霸气侧漏,鬼晓得多少人问候他,睡觉都睡不安生。

    不过,他已习惯。

    仇家太多了,总有那么些个不安分的,抽空便会问候他。

    吖吖!

    小麒麟嘶叫,凑了上来。

    赵云一笑,摸了摸麒麟小脑袋。

    待望看四方,他眼神儿奇怪,这是哪啊!怎的跑这来了。

    他极尽回忆,很快找出端倪,是被蓝发女子追杀来着,被困在冰天雪地,将要被诛灭,才冒险动逆向召唤。

    问题就出在这。

    他清楚记得,召唤途中,突的遭了一股难以逆转的力量,在他看来,该是天地变换,好巧不巧与逆向召唤凑到了一块,致使空间错位,才被挪到了这里。

    他的猜测,很快得到佐证,看体魄内外伤痕,有蓝发女子残存的血脉之力、有空间割裂,还有一种诡异的伤,多半是因逆向召唤和天地变换碰撞所致,比空间割裂更可怕。

    “麒麟血?”

    看着看着,他眸光一闪,自体内望见了麒麟的力量,他看了小麒麟,多半是这小家伙在他昏厥时,用了麒麟血,也正是麒麟的力量,定住了蓝发女子残存他体内的血脉之力。

    “多谢。”赵云由衷的感激。

    小麒麟嘶叫,很是欢快。

    赵云又堕入沉思,眸光明暗不定。

    在逆向召唤之前,他并未察觉天地要变换,若早知道,鬼才会冒险逆向召唤,差点儿丢了命。

    由此可见,魔域的乾坤、魔域的仙阵,越发不稳定了,天地变换自也随之混乱,先前,变换前还能隐约察觉,如今,根本毫无征兆。

    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如今还活着。

    他盘膝而坐,极尽运转了长生诀,体魄内外的伤痕,都在缓慢愈合。

    疗伤之际,他还搬出了不灭战戟。

    要不咋说是不灭魔君的兵器呢?就是吊炸天,仅重量就有上万斤,拿着它干仗,若不竭力催动真元,都舞不动的,可一旦舞动,用它去砸人的话,定然很好使。

    嗡!嗡!

    战戟握在手中,嗡嗡直颤。

    赵云倍感霸烈之意,连体内的鲜血,都因之沸腾,有那么一种心境,随之笼暮他心神,那是一种睥睨天地的威势,他自不灭战戟上,好似还能望见当年的不灭魔君,身形英悍,背影伟岸,如一座立世丰碑,手提战戟,鏖战八荒,怎个气吞山河了得。

    “好戟。”

    赵云一声叫好,对这战戟哈了一口气,完事儿,还用衣袖擦了擦,颇感不真实,不灭战戟啊!魔君的兵器啊!竟落在了他的手中,若将其炼化,若拿着它去干仗,战力加成该有多恐怖。

    收了战戟,他安心疗伤。

    这一坐,便是三日,不见他开眸。

    看外界,依旧很热闹,都在满天地的找宝贝,半数以上的人,都化出了分身,漫山遍野都是人,是找宝贝,也是找不灭战戟,很显然,都已知魔魁和申融干仗,是一场闹剧。

    也便是说,战戟或许还静静躺在某个地方。

    三日间,魔魁和申融也有够老实,都低调了不少,装逼也得分时候,凶虎和苍蛇还未恢复过来,不低调也不行啊!甚至有那么些个人才,还寻思着趁两人虚弱之际,将他俩弄死。

    想想,还是作罢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还有半斤钉呢?

    一个弄不好,会被反杀。

    嗡!

    第四日夜,又有星辰坠落。

    乃一颗黑色的珠子,外人鲜知其来历,但魔域的传承,却都门儿清,那可是好东西,虽比不上魔心镜和不灭战戟,但也是无价的宝贝。

    轰!砰!

    抢宝贝的场面,依旧很血腥。

    魔魁强势登场,强行召唤了凶虎,一人慑退四方,强势夺了黑色魔珠,这回,申融没出来捣乱了,魔珠不比不灭战戟,不值的他与魔魁硬干,只要他不抢,便没人敢与魔魁抢。

    “好东西。”

    握着魔珠,魔魁眸中惊芒四射。

    完了,这货就被炸翻了。

    魔珠是好魔珠,但其上的禁制,貌似有点儿混乱,自是魔君设下的禁制,以防外人偷盗,不凑巧,让魔魁撞了个正着,若非在凶虎化状态,定会被炸成一片血雾,也正因在凶虎化状态,太上凶虎很难受,虚化的凶虎力量体,都被炸灭了半边,本就没有完全恢复,因这一炸,又堕入虚弱状态。

    啊....!

    魔魁的嘶嚎,满载着愤怒。

    他是该愤怒,他可是魔宫的圣子,好歹也是魔域的一脉传承,却被炸了两回,第一次是魔心镜,被炸了翻飞,到了还丢了魔心镜,这回被炸的更惨,魔珠还当场崩灭,他魔域先辈魔君,挖了两坑,没有坑到外界人,倒是让他这个自家人,撞上了两回。

    许是太怒,他在心底,正儿八经的问候了一番魔君。

    所谓问候,就是骂娘,不坑外界坑后辈,就骂你了。

    “人品,是个好东西。”

    见魔魁被炸,四方人的心态,都格外的舒坦,装逼,再让你丫的装逼,见啥都抢,吃肉也不给俺们留点儿汤,活该被炸,不灭魔君这俩坑...挖的真他娘的漂亮。

    第五日夜,赵云才醒来。

    蓝发女子残存他体内的血脉之力,已被祛灭,空间割裂的伤痕,也基本复原,至于逆向召唤和天地变换所造的伤势,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也无妨,剩下的只时间问题。

    至此,他才伸着懒腰起身,狠狠舒展了身体,麒麟血的力量,已融入了体魄,他能以此再动麒麟体,一念之下,便入了麒麟体状态,看战力加成,比先前的麒麟体外加魔道还要强,还是麒麟血好使啊!

    散了麒麟体,他才看四方。

    这,应该是一座地宫,但这墙上插着的火把,咋这般怪异了,看了几眼,便觉脑瓜晕乎,摇曳的火苗,自带魔力,晃的心神迷糊,直想睡觉。

    破!

    他心中一叱,默念静心诀,摒弃了杂念。

    随之,他一脚跺地,震灭了火把,他则取了一颗灵珠,悬在了半空,是为照明,这才看清了地宫全貌,不算太小,方圆足有百丈,像极了皇帝的金銮殿,从他这去看,正对面便是十几层石梯,集体的尽头,乃一方石台,石台上坐落的是一尊王座。

    只不过,是一座石质的王座,蒙满了灰尘,或者说,整个地宫都蒙满了灰尘,约莫估计一下时间,几千年还是有的。

    “地底皇宫?”

    赵云心道,走一路看一路。

    小麒麟也跟在他身后,左瞅右看,满目的新奇。

    “别走了。”月神说了一句。

    这可不是地底皇宫,这是一座大坑,是藏着杀阵的,一瞬便能秒了赵云,即便是鸿渊来了,触动了杀阵,也未必能走得出去。

    可惜,她的话赵云听不见。

    “魔域还上早朝?”

    赵云还在看,嘀咕不断。

    不过,又不怎么像,以不灭魔君的身份,即便要上早朝,也会造一座气势恢宏的金銮殿,这方圆不过百丈,显然配不上魔君的逼格,还有,将金銮殿建在地底,这是有多见不得光。

    他又脱了鞋子,静心感知。

    这座地底皇宫没啥出奇,至少,他没觉察出异样,相比其他摆设,他更好奇那尊石质的王座,整个地宫,就属它逼格高,坐上去,感觉该是不错。

    这般想着,他走上了石阶。

    到了王座前,他才伸手,轻轻抚摸了一番,王座冰冷,触之便觉沧桑之意,看不出是啥材质,但必定很坚硬,使出万剑归一,都未必能破角。

    “走。”月神骂了一声。

    骂也白骂,赵云听不见。

    非但听不见,那货还走上了王座,一手扶着一边,真要坐上去感受一番了,搞不好,有残存有秘法意境,若是得了,又是一场造化。

    那一瞬,月神已做好准备,准备从冥冥中抽身,她的提醒赵云,那个王座,可不是谁都能做的,如赵云这等级别,一瞬便能被秒成灰。

    嗯?

    将要坐下的赵云,猛地定住了,觉察到了不对,这尊石质的王座,给他一种心悸的感觉,有那么一种冰冷的寒意,也是透心凉的,笃定坐上去,会有厄难发生。

    未多想,他忙慌欺身,忙慌走了下来。

    呼!

    见之,月神松了一口气。

    这座地底皇宫,的确是藏着宝贝的,且是不俗的宝贝,但以赵云的眼界,是寻不出的,想要拿走,还需她的指引才行,奈何她在对抗神之诅咒,无暇他顾。

    “此地,不宜久留。”

    赵云看了良久,才深吸一口气,默默退了出去,待走出很远,还不忘回眸看那尊王座,有一瞬恍惚,总觉上面坐着一个人,而且,正在看他,那个眼神儿,便如死亡凝视,看的他浑身上下都冰冷刺骨。

    “叨扰了。”

    赵云一声干咳,扭头便跑。

    好巧不巧,他这刚出地宫,便见天穹一颤,昏暗天上又有星辰坠下,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那不是星辰,又是一宗异宝,准确说,是一朵花,染着一缕缕佛光,异彩喷薄,且还自带异象。

    “菩提花?”

    赵云见之,眸子顿的绽放光亮。

    ..........。

    后面还有章节,要晚一点。

    求一下银票和金票,拜谢各位道门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