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 第36章、题字也能要命
    “老前辈,我真有那么可怕吗?”

    “不是可怕,是发自内心的敬畏。”

    “看来老前辈真是受惊了,要不我再让小白过来给您道个歉?”

    “不,不用,是老朽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上仙。”

    ……

    纯阳贤者瑟瑟发抖,要让圣兽给他道歉,还不如直接要了他的老命还要来得痛快。

    冥罗幸灾乐祸,得意暗笑:“老匹夫你也有今日!往日里倚老卖老,四处弘扬儒道,现在到了先生面前,还不怂的跟孙子一样。”

    林凡也是无语:“老前辈,如果是我哪里让您误会了,那您大可放心,我还不至于如此小气。”

    难道真是我误会了?

    纯阳贤者惑然,心有余悸。

    “起身吧,我真不喜欢这俗礼,而且以您老的身份,还不得折煞我?”林凡颇为无奈,现在的修真者都那么喜欢对人下跪吗?

    再跪下去的话,感觉自己都要被跪走了。

    见到林凡如此随和,纯阳贤者如释负重:“也是,如果先生真是上仙的话,又岂会跟老夫这个凡俗蝼蚁计较,失了气度呢?”

    不由,纯阳贤者惶恐起身,可这茶是真心不敢再喝下去了。

    “对了,方才您老是在叫小罗?难道你们认得?”林凡想起问。

    认得,怎么不认得?

    就算纯阳贤者对冥罗恨之入骨,可眼下冥罗已是林凡门生,纯阳贤者岂敢再得恼冥罗。

    正欲开口,冥罗却抢先道:“先生说得是,在下跟这位老先生确实算是老朋友了。”

    “竟然都是老朋友,那不是很有缘吗?那就都别客气了,都坐下来喝杯茶吧。”林凡笑道:“如果二位不嫌弃的话,在我寒舍就当自家一样,不必那么拘谨。”

    不是他们拘谨,而是林凡着实让人心生敬畏。

    “先生宽宏,谦谦有礼,实令老朽汗颜。”纯阳贤者恭身道:“实不相瞒,其实老朽的确是慕名而来。”

    “老前辈说笑了,小子连村子都没走出去过,又哪来的名气?”林凡自己都笑了。

    “先生这是仙尊不出门,全知天下事,真是太谦虚了。”纯阳贤者卖乖起来。

    “我说纯阳老儿,你就别再这恶心人了,你我相识多年,你肚子里的蛔虫我还不清楚吗?有屁就快放,别拐弯抹角的。”冥罗耐不住数落。

    “你…老夫这是发自内心对先生的敬仰!”纯阳贤者面红耳赤,便掏出一卷字画:“先生,其实老朽是为这副字画而来的。”

    “字画?”

    “是的,这应该是先生您的神作吧?”纯阳贤者缓缓揭开字画。

    林凡细扫一眼:“见笑了,确实是出自我的手笔。”

    真的是…

    纯阳贤者心里也是迷糊了,若林凡真的是世外高人,可这字画并没有传闻中的神奇。

    别说消灭两大魔门势力,就是连个小魔都难犯。

    现在也是林凡亲口承认的,量萧远也不敢拿仿赝品来忽悠人。

    显然字画是没问题的,只是没有想象中所谓的圣儒之气。

    难道冥罗崇敬林凡,也是因为那白虎圣兽的原因?

    纯阳贤者是畏惧圣兽,可林凡能否值得自己尊敬,又是另一回事了。

    “纯阳老儿,这字画笔势恢宏,妙笔生花,更是出自先生之手,足可堪称神作,你不会是老眼昏花,目不识丁吧?”冥罗趁机嘲讽。

    “先生笔墨精妙,老朽自然不敢质疑,不然也不会慕名而来。”纯阳贤者冷瞥一眼,颇为圆滑的说道:“只是这副字画是先生赠予萧门主,老朽自然不能夺人所爱,所以便特地前来,斗胆请先生题个字而已。”

    “噢,原来是这样,小事一桩,请稍等。”难得欣赏自己的字画,林凡也甚是欢喜,很快便捎来笔墨,摊开一卷白幅。

    “先生施手墨宝,老朽便可一饱眼福了。”纯阳贤者拱手一笑。

    “嘿嘿,小子这是班门弄斧了才是。”林凡都被夸得不好意思了,口里嘀咕着:“该提什么字好呢?我看老先生像是位老仙翁,不如就给您提个‘寿’字吧?”

    说着,林凡来了兴致,扬起笔墨。

    纯阳贤者双目微眯,静静注视。

    萧远只知字画通神,却未曾亲眼一睹林凡舞墨风采,心里也甚是惊奇。

    这时,林凡神情变得专注起来,大笔一挥。

    一笔,一横,笔势惊鸿。

    可刚下手一笔,林凡截然气势剧变。

    惊然!

    林凡浑身犹如神光闪耀,圣儒附体,一股浩然圣儒之气弥漫而出,直接就带来了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几乎要亮瞎了纯阳贤者的双眼。

    仿佛这一刻,林凡就是那高高在上,不可触犯的圣儒。

    挥笔舞墨,惊如神来之笔,势如神龙出世,气吞山河,浩气磅礴,指点江山,掌控天下,霸气传神。

    “圣儒之气!真的是圣儒之气!”纯阳贤者苍瞳暴瞪,满头白发都吓得齐齐竖了起来,整颗老心脏都快要吓得爆炸了。

    想来纯阳贤者儒修千年,所修得正儒之气,跟眼下的林凡比起来,简直就是冰山一角,小巫见大巫。

    “圣儒之气!”

    冥罗亦是惊恐万状在,震骇万分。

    此刻所感受到的圣儒之气,比起作为老对手的纯阳贤者,足足要强上千倍,甚至万倍!

    只若林凡小手一挥,就足以让自己瞬间灰飞烟灭,甚至覆灭整个魔道也怕是不再话下。

    冥罗虽然已经转修正道,但魔性尚未完全祛除,若遭圣儒之气袭身,必得形神俱灭,直接吓得仓皇逃出,惊魂未定,颤颤发抖。

    心知林凡高能,可就是没有像这般切身感受来得刺激。

    “先生,真乃圣儒也。”萧远又膜拜了。

    然而,林凡神情静默,不知自身变化。

    执笔舞墨,圣气逼人。

    纯阳贤者如同受惊的兔子,苍容蜡白,两股颤颤,压力如山,冷汗狂流。

    再想起自己竟然一次又一次试探林凡,明显就是在生死边缘上无数次作死,真不知自己哪里借来的胆子?竟敢在圣儒大仙面前玩把戏?

    扑通!

    纯阳贤者像是习惯性的跪了下来,这次可是真服服帖帖的跪了,再也不敢有任何的质疑。

    “搞定!”林凡收笔,笑呵呵的说道:“老前辈,在下小题一字,祝您寿比南山!”

    寿比南山?

    纯阳贤者满脸发紫,别说是寿比南山,感觉现在就得直接寿终正寝了。

    别人题字是欣赏,而林凡题字简直就是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