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偏见小姐 > 第三十八章 我听说
    又是一堂适合“走私”的课,井泽又回到404温暖的怀抱里。

    他发现跟宁青坐在一起确实很愉快,但有些不自在。

    还是坐在最后一排,把头埋的足够低,才有安全感。

    拿着课本,井泽想了会小说,然后便难以集中精力了。

    于是她的视线从同学们的缝隙中落在了班长大人的身上。

    只见那个背影异常挺拔,看上去是那么的神武,恍惚之间,倒有些天神下凡的感觉。

    靠!还是看小说看多了。

    井泽腹议了一句,开始在课本上写写画画。

    一堂课结束,一副画像赫然于书上。

    一个女孩插着兜,吹着口哨,很是潇洒自在,眉眼间跟宁青七分相似。

    井泽感叹道:“没想到,居然挖掘出绘画的天赋来!看来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

    许可这节课上的不怎么好,失了魂一般,昨天那件事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

    不仅在井泽面前丢了人,还在全班同学面前丢了人,甚至昨天的事件其他班级都知道了。

    现在的许可,再没一点优秀班干部的样子了。

    还好井泽没搞什么事情,如果他推波助澜的话,许可明白,自己很可能成为全校的笑话以及笑柄。

    看来跟班长大人的事还得从长计议,现在来讲,只能什么都不做。

    其实许可现在很想井泽做些事情,然后得到跟自己一样的结局。

    到时候……

    绝不对他留情!

    收拾好课本,许可随着人流往外走,余光之处忽然见到班长大人,她在门口处仿佛在等人。

    许可小鹿乱跳。

    是在等我吗?

    因为昨天的事情向我道歉?

    大可不必哈!

    我怎么生你的气呢?

    许可流露出一丝小激动,不觉加快了脚步。

    事实证明,配角永远是配角,他的存在在于衬托出主角,便于于主角打脸。

    惊愕的目光之下,许可看到了宁青拦住了井泽,听到了几句令他抓狂的话。

    宁青问:“干嘛去?”

    井泽道:“吃饭!”

    宁青道:“别去食堂了,我请你!”

    井泽笑:“恭敬不如从命!”

    两个人肩并肩走了出去。

    许可傻傻的站在那里,脑子里闪过几个成语,全他娘的以“自”开头。

    自以为是,自作多情,自作做受,自作孽他娘的不可活啊!

    ……

    ……

    两人插着兜,走出学校。

    宁青问:“想吃什么?”

    井泽说:“别吃麻辣烫了成吗?”

    一,麻辣烫对于井泽来讲是一个惨痛的回忆。

    二,真他娘的快吃吐了。

    宁青说:“新开了一家麻辣香锅,去哪吃吧!”

    井泽:“……”

    麻辣烫和麻辣香锅的本质没有区别,都是将一堆食材搅和在一起。

    不同的是,一个是煮,一个是炒。

    再说了,听宁青的语气,压根就不是征求意见,而是通知一下。

    不敢反对。

    两人来到麻辣香锅小店。

    在这吃的好处是,依然能了解宁青的口味,就跟麻辣烫一样。

    井泽选好各种肉以及菜,然后跑了出去,没多大功夫拿了杯奶茶。

    井泽脸上挂着笑意,刚刚买奶茶的时候,又得到那个小姐姐的夸奖了,她说自己是个温柔体贴的好男人,如果每天给她买一杯奶茶,肯定会追上心上人的。

    井泽有点怀疑她的动机不纯,但还是很高兴。

    好话谁不爱听?

    宁青喝着奶茶,问:“你就那么不喜欢喝奶茶?”

    井泽回道:“总觉得这玩意是女孩子喝的,我一大爷们儿不适合!”

    宁青道:“要不你喝啤酒吧。”

    井泽摇头:“不敢了,谁知道孟主任下午跟别人换不换课?”

    麻辣香锅上来,俩人开吃。

    上次吃的很快,就跟几天没吃饭似的,这样会不会给她不好的印象?

    所以,这次井泽细嚼慢咽,恨不得嚼的稀烂才咽进去。

    当井泽吃了半碗米饭的时候,宁青已经干了两碗米饭,抹抹嘴放下筷子,喝完最后一口奶茶。

    井泽问:“你怎么这么快?”

    宁青说:“你快吃,我有事跟你说。”

    井泽说:“你说吧!”

    宁青嘴角划出一丝冷笑,“听说,你们寝室跟405寝室联谊了?”

    井泽大惊:“……”

    宁青道:“听说,你们晚上跟她们寝室有活动?”

    井泽:“……”

    此刻的井泽,除了震惊,还是他娘的震惊。

    就不明白了,她是怎么知道的?

    宁青看着他,等待答案,换个准确的说话是,等他从实交代。

    井泽干笑:“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宁青冷哼:“这是你该问的问题吗?”

    麻辣香锅肯定是吃不下了,现在已经饱了,被吓饱的。

    良久,井泽说道:“对,我们跟405寝室联谊,今晚上在人工湖畔相互认识,但是吧,这事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是405先联系我们的,而我坚决表示反对,最后扛不住秦良和黄飞的坚持,这才勉强同意!”

    “你是了解我的,对于这种活动,我向来没兴趣参加,在我心里,心心念念只有一个人一件事。”

    宁青问:“什么人,什么事?”

    井泽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那个人就是你,那个事也是关于你,时时刻刻我想都是怎样才能让你开心!”

    拿出身边的书包,掏出课本,快速翻到一页,递了过去。

    正是那幅画。

    井泽认真道:“看到了吧?这就是证据!”

    看了会,宁青挑眉:“你不是跟我说要认真听讲吗?”

    井泽:“……”

    现在彻底迷糊了,她到底在乎的是什么?

    宁青把书还给他,“没别的意思,就是随便问问,你吃吧!”

    井泽借口去卫生间,对着镜子长出几口气。

    这叫没别的意思?

    这是随便问问?

    幸亏反应机灵,直觉告诉他,刚才万一哪几句话说错了,用她们东北话来讲:彻底完犊子了。

    回到座位上,井泽问:“吃好了吗?”

    宁青说:“好了,你吃呀!”

    井泽笑:“我也吃饱了!”

    然后井泽就嘿嘿嘿的傻笑。

    宁青不笑不动不起身。

    两个人好像有点僵持。

    井泽突然想到什么,“我去结账!”

    宁青这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