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 第463章 和离(二更)
    第463章和离(二更)

    “忠义伯,你,你别忘了我是你岳父,你竟敢……”

    宋璟辰松开他的手,冷笑一声:“你这么说也没错,即是我岳父,我总得为你做点什么对吧。”

    沈平修心里一个咯噔,涌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宋璟辰继续道:“那就早日送令郎与你们团聚如何?”

    “你敢。”

    刚爬起来的陈氏尖叫出声。

    宋璟辰不想再搭理他们,招手让官差将人带回去。

    神易佳鼓了鼓腮帮子:“你怎么知道我是特地来跟他们说这个的?”

    要不是为了亲眼看看沈平修和陈氏的下场,顺便再打击打击他们,天寒地冻的,她才不会爬起来。

    “因为你是我的娘子。”宋璟辰看着她的眸子认真道。

    沈易佳眨了眨眼:要命,忍不住了,好想扑上去怎么办?

    脑中还在天人交战,双手已经不听使唤的照做了。

    扑完沈易佳才反应过来,她好像太没原则了。

    可是美人相公的怀里好暖和!

    宋璟辰微愣,柔声道:“下次任何事都不会再瞒着你。”

    生了这么长时间的气,他着实怕这丫头了。

    “真的?”沈易佳借坡下驴,闷声问。

    宋璟辰:“嗯。”

    他的语气很是郑重。

    “好吧,那就原谅你了。”沈易佳得意的在他怀里蹭了蹭。

    宋璟辰眼中染上笑意:“我昨日听闻……有几个禁卫军回家探亲时被人套麻袋打了。”

    沈易佳一僵:“呵呵,是吗?那真是太惨了。”

    “是啊,的确有点惨。听闻是被人用木棍打的,差点被打断腿。”

    “宋璟辰!”沈易佳不满的抬起头瞪了他一眼。

    是她打的又怎样,他们敢打她的男人,她就不能报复回去?

    宋璟辰轻笑,揉了揉她的头:“打得好。”

    沈易佳这下开心了。

    “啪~”

    两人正说着话,不远处突而传来一记清晰的耳光声,同时响起的还有幼白的惊呼声。

    “小姐!”

    沈易佳一惊,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元瑜婉正被元家几房的人围在中间,也不知说了什么,所有人都对她怒目而视,而她带来的东西更是被丢了一地。

    见打人的中年男子又抡起了巴掌,她忙闪身过去。

    元瑜婉已经先一步扣住了对方的手腕。

    “方才那一巴掌就当是女儿还您的生恩了,以后,还望父亲多保重。”

    她从幼年便开始习字,因腕力不够,祖父便让婆子做了两个沙袋绑于她的腕间,常年累月下来,腕力又岂是只知声色犬马的元大老爷可比的。

    元大老爷挣脱了几下都没把手抽出来,涨红了脸斥道:“放手。”

    元瑜婉顺势松手。

    自觉失了颜面,元大老爷不死心的还想打,手刚抬起来,只觉眼前一晃,迎面而来的一拳直将他打得踉跄着倒地。

    “爹……”

    “老爷……”

    元家大房的几个人忙过去扶他。

    沈易佳将元瑜婉往自己身后一推,怒道:“瑜婉姐姐念你们这一路许会艰辛,特地准备了大包小包的东西来送你们。你还敢打人,我看她这一片心意还不如喂了狗。”

    瞥到元瑜婉脸上清晰的五个手指印,沈易佳还是觉得气不过,撸起袖子就想冲上去再狠狠的把人收拾一通。

    “佳佳。”元瑜婉忙拉住她。

    沈易佳不解的回头。

    不是吧,被欺负了还不能打回去?

    后面赶上来的宋璟辰将她拉到自己身后,安抚道:“让元大姑娘自己处理吧。你若是不放心,咱们就在这守着。”

    沈易佳气呼呼的鼓了鼓腮帮子,怒视着对面的一群人。

    元家人不敢瞪她,只能用杀人的目光看着元瑜婉。

    元瑜婉深吸一口气,转身对沈易佳道:“打他会弄脏你的手,不值当。”

    唉?沈易佳一愣。

    “既然父亲和叔父,姊妹们不需要这些衣服和干粮,那瑜婉也不好强人所难。幼白,把东西收拾一下,若是其他人有需要就送给他们吧。”

    幼白愤愤的瞪了元大老爷一眼,忙应是。

    元乐瑶怒道:“大姐姐,爹是要你让萧家帮我们求情,你送这些破玩意打发乞丐呢?”

    元瑜婉撇了她一眼,冷笑道:“父亲最好看着点二妹和三弟,千万别让他们再做出什么让元家蒙羞的事,否则等爹去了下面,怕是也没脸去见祖父。”

    那么多兄弟姊妹,她偏偏点出这两人,除了瞬间变了脸色的元乐瑶和元三公子,元家其他人都听得一头雾水。

    然元瑜婉却不愿意再多说,蹲下身帮幼白一起把东西收拾好,转身便走。

    元家人把她当救命稻草,哪愿意让她就这么离开,想上去拦,沈易佳往前一站,瞬间又缩了回去。

    押送的官差机灵的跑来将人赶回队伍,双手重新被绑上,元家人才惊觉真的没有指望了。

    见幼白把一件件崭新的袄子分给了其他人,元大老爷怒道:“贱婢,那些衣服是那死丫头给我们准备的,谁让你送人了。”

    幼白冷笑:“不是老爷自己说不稀罕,还打了我家小姐一巴掌吗?既然你们不需要,这些东西也不能浪费了不是。”

    元家人被说得面红耳赤,一阵风拂过,齐齐打了个寒颤。

    元瑜婉虽说不喜元家人,但怎么说都是她的血脉至亲,故而准备这些东西也是用了心的。

    除了御寒的棉衣,鞋袜,以及从庄子上带的肉制干粮,她还特地让墨鸢帮着配了一些伤寒药,防虫药,甚至还在里面塞了些银子……

    现在倒是便宜了其他人。

    拿到衣服的迫不及待就套上了,有了这个,至少不用担心还没走到边疆就被活活冻死在半路。

    他们能想到的元家人又哪能想不到,除了大房拉不下脸,其他两房的人忙舔着脸去求元瑜婉。

    “瑜婉丫头,方才打你的是大哥,我们可没动手。”

    “是啊,大姐姐,我们错了,方才不该那样说你。”

    “大姐姐……”

    元瑜婉看向幼白。

    幼白似有所察,忙一股脑的把手里最后一包衣服塞进了一个怀抱婴孩的妇人手中,回身笑道:“小姐,东西我都送完了,就剩这个。”

    她晃了晃手里的钱袋,他们都是犯人,就算有钱也得让官差帮着买东西,到时候不得坑他们一顿?

    别看钱袋鼓鼓的,还真不如其他东西实惠。

    元瑜婉怎会不知她的想法,无奈吩咐道:“拿给二叔吧。”

    东西都送出去了,哪有要回来的理。

    “是。”幼白笑嘻嘻的应了一声,转身把钱袋递给元二老爷:“二爷,原本我家小姐准备的东西也够你们用到边疆了,谁让……”

    她讥讽的撇了眼元家大房的几人:“现在就剩这些钱了,您可得省着点花。”

    打她家小姐是吧,不坑死他,她就不是幼白。

    果然,她话音一落,元家其余人看大房的眼神都不对了。

    ……

    “幼白,真有你的。”马车上,沈易佳毫不吝啬的把幼白夸了一通。

    幼白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脸红红的小声道:“哪有,宋夫人才厉害呢,就刚刚那一拳,看得奴婢可解气了。”

    “那是,也不看我是谁,不过你也很厉害啊,还知道用阴谋诡计。”

    阴谋诡计好像不是用来夸人的吧?幼白帮元瑜婉上好药,挠了挠头,见沈易佳脸上的赞赏丝毫不做伪,也不想了。

    反正……夸回去就对了。

    于是两人就这样一夸我一句我夸你一句,在马车上商业互吹了起来。

    听得一旁的元瑜婉忍俊不禁,想到元家那些人,叹了口气。

    回到家不久,萧祺睿就来了,他昨夜被叫去军营处理事情,忙了一整宿,没合眼就赶回来,不想还是晚了一步。

    “抱歉,军营那边出了点状况。”他歉意道。

    元瑜婉笑了笑:“少将军不用跟我道歉。”

    说完她自己哑然了一瞬,记得当初在面馆见面,她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那时候,她刚知道他为了别的女子要跟她退亲,知道他违背了当初的承诺,知道自己一直认为可以依靠的人靠不住了。

    也不过几月时间,要说有哪里不同,可能是心境上……

    那时候,她还会难过吧。

    不等萧祺睿开口,元瑜婉就主动跟沈易佳提出了告辞。

    “你晚上还回来住吗?”沈易佳问。

    元家的宅子都被充公了,她的本意是若元瑜婉不想住萧家,可以来宋家住。

    她用的是回来,继沈易佳帮她出头打了元大老爷后,元瑜婉再次被她感动了一把,笑道:“应当不回来了,改日再来看你。”

    说罢她看了一旁的宋璟辰一眼,打趣道:“你也别老住在娘家,赶紧搬回去吧。”

    沈易佳脸一红,对了对手指,小声嘀咕:“就算你回来住我也要搬回去。”

    这么冷的天,当然是要抱着美人相公睡啦。

    她的声音微不可闻,但宋璟辰还是听到了,他轻咳一声道:“我去你娘家帮你收拾东西。”

    沈易佳捂脸,她为什么学话本子里的,吵架了要说回娘家这种话?

    元瑜婉虽然没有明说,但沈易佳多少猜到了她的打算,而真正证实她的猜测,是第二日萧若水上门来跟她说的。

    萧若水昨日赶在关城门前进的京。

    也是巧了,萧将军去接人的时候她跟萧夫人因听闻了萧家着火的事正往回赶,刚好在半路遇到。

    否则等萧将军一来一回,少说也要一个多月的时间。

    “和离了?你爹娘,和大哥都同意了?”沈易佳惊讶的问,她猜到元瑜婉会提出和离没错,可没想到会这么快,萧祺睿不应该再挽留一下吗?

    “恩。”萧若水苦着脸点头,又摇头:“我爹娘不同意,可我大哥根本没等我们回来就自己做主了啊。”

    他们到家的时候就看到喝得烂醉的萧祺睿,问了萧通才知道元瑜婉已经拿着和离书离开了,就连嫁妆都搬走了。

    谁也不知道两人在书房说了什么,问萧祺睿他也不说,气得萧将军把他揍了一顿。

    萧若水把冯蔓蔓和萧祺睿骂了一通,在沈易佳这骂解气了,又跑去范明远跟前骂。

    范明远可不像沈易佳会跟着她一起骂,反倒是一直劝她,最后萧若水是骂骂咧咧走的。

    沈易佳看着一脸不知所措的范明远,不厚道的大笑出声。

    怪不得这人明明跟萧若水一同长大,人家心心念念的却是宋璟辰。

    美人相公虽然也不多话,但至少比他长得好看不是,两个都不解风情,那肯定得选好看的喜欢啊。

    范明远:……

    他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

    砍头的砍完了,流放的也已经上路,景王谋逆一案到这里算是彻底画上了句号。

    对百姓来说,似乎只是睡了一觉,没有激起任何水花。

    但朝中一下子损失这么多官员,着实算得上伤筋动骨,最后在朝臣的建议下,皇帝决定在次年开恩科,重新选拔一批有才之士。

    对那些上一次考试失利,原本要等上三年才能下场的学子来说,无疑是天上掉馅饼。

    不过这跟宋家没多大的关系,毕竟唯一需要科考的浩哥儿如今连童生试都还没考。

    浩哥儿今年十一,翻年就十二了,其实按照他现在的水平,考上秀才都完全不在话下,只可惜因为当年的事一直没机会下场。

    圣旨下来的当天,浩哥儿便跟宋璟辰说明年想下场考试,童生试是一年一考,与恩科没多大关系。

    宋璟辰要他读书只是希望他明事理,至于以后当不当官并不在意。

    当然,如果浩哥儿想,他也不会阻止就是。

    但他看得出来,浩哥儿对官场是不喜的。

    “为何?”宋璟辰问。

    浩哥儿涨红脸,憋了半天才道:“王明安比我大不了几岁,现在都是秀才了,我,我也不能比他差太多。”

    王明安才十四,明年下场若是考上,就是举人了。

    宋璟辰静静的看了他半晌,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不过也没再问,点头同意了。

    浩哥儿松了口气,转身出了书房,没一会儿,又探了个头进来:“大哥,以后我也可以保护娘,妹妹和大嫂。到时候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娘让他记得,他都记住了,包括爹爹和祖父的死,大哥的断腿之痛和那三十杖。

    他一脸认真,说完也没走,就等着宋璟辰感动得夸他一句长大了。

    不想等了半晌,就见他的好大哥走到他面前道:“你大嫂,我会保护,用不着你。”

    要保护就保护自己媳妇去,把他的算进去算怎么回事?

    浩哥儿有点傻眼,并没看到从他身边走过去的宋璟辰眼中的笑意。

    ————

    萧祺睿和元瑜婉的故事会留在番外写,不然拖主剧情也不好,想看的话就等番外吧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