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天选者游戏 > 第990节 紫星殿,寒圣
    想要从高位圣人的魂魄之中,掘取出有用的信息,比起从那些贤者级魂魄之中掘取信息,难度无疑要大得多。

    阎广活力全开,身上所冒出来的幽蓝色光芒,几乎照亮了整个紫微星大殿,足足过去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才将眼前那道被他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老者的魂魄,重新收取进了拘魂瓶之中。

    禁制从里面被打开了。

    一脸疲惫的阎广,从禁制之中走了出来。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弥天沉声问道。

    阎广点了点头,沙哑着嗓子道:“有收获,而且收获还不小。”

    阎广当即就在这紫微大殿之中,将他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从那些原住民强者的魂魄之中,所崛起到的信息,当着众圣的面,声音沙哑的说了出来。

    这里的原住民是前任紫微之神的族人与后裔,有着极为出色的修真一系的传承,有着极为深厚的底蕴,并非那种没什么高深传承的普通原住民,在前任紫微之神陨落之后,紫微星域本源破碎,变成了天选者们口中的乱星海,这些原住民便深深扎根于乱星海之中,几乎统治了整片乱星海,在无数年的经营之下,他们所拥有的实力,强大无比!

    此次战役战前,他们贤者的数量超过了3万!圣人超过了200,被称之为星主的高位圣人,数量亦达到了21位之多。

    然而,不知道是被天道刻意压制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几万年时间下来,原住民之中,高位圣人层出不穷,却从未出现过哪怕一位巅峰圣人。

    阎广用他那特有的阴森低沉的嗓音,不急不缓的诉说着他从那些残魂身上,所提取到的信息。

     3万贤者,200圣人,21位高位圣人……

    仅仅只是这些数字,就让大殿之中的圣人们倍感压力。

    单从这个数据来进行对比的话,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也难怪天道在战役开始之前,在对两个阵营之间的实力,进行了一番评估之后,会将原住民阵营一方的实力,集体削弱1个小级别。

    因为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悬殊了。

    如果天道不这么做的话,即便天选者阵营这边,有着弥天这一尊大神存在,但在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之下,一个巅峰圣人也起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

    天选者阵营在此战之中的唯一结果,就是被碾压,没有任何的悬念存在。

    而在天道将所有原住民强者的实力,全都往下调了一个小级别之后,情况就变得没那么糟糕了,天选者阵营一方,已经有了一丝取得最终胜利的机会了。

    在报出了一些大概的数据之后,阎广继续着他的讲述。

    原住民阵营的最高统治机构,为紫星殿,只有实力达到圣人级的原住民,才有资格加入这紫星殿,只有高位圣人级别的超级强者,才能成为紫星殿的执事,被称之为星主。

    而现任的紫星殿最高统治者,同样是一名高位圣人,被所有原住民强者称之为寒圣,他的名字,叫做寒薪。

    听到这里时,辛游不由得皱了皱眉。

    寒薪……

    他现在对于寒这个字,显得十分的敏感。

    不为别的,只因为,寒潮以及他的那些同类们,全都以寒为姓,寒蚀,寒流之类的名字层出不穷。

    莫非,这个叫做寒薪的家伙,也是寒潮的同类?

    想到这里,辛游不由清了清嗓子,打断了阎广的讲述:“那个,阎圣,你有没有获取到关于这个寒薪的详细情报,比如他的影像资料之类的?”

    换做是之前,若辛游这么打断他的话,还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阎广理都懒得理他,直接会将辛游给无视掉。

    但因为辛游在不久前,曾救过他一命的缘故,情况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阎广转头看向了辛游,他在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点了点头,道:“有的,在这些原住民强者之中,不少人都见过这寒圣。”

    说罢,他伸手向着前方处的虚空一指。

    有幽蓝色的光芒在虚空之中闪动,很快就凝聚出了一幅三维立体影像出来。

    影像之中所呈现的,是一名身披黑色长袍的青年男子,男子脸上的表情很是淡漠,脸色略有些苍白,一双黑色的眸子就像是两个深潭一样,深不见底。

    在见到这影像之后,辛游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

    这个人……与寒潮至少有着八九分的相象!

    已经不用怀疑了,这个叫做寒薪的人,有99.99%的概率,便是寒潮的同类,巫鬼寒陨落之后,在大千世界里所遗留下来的生命种子!

    真的是……好巧……

    辛游下意识的,就想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取出寒潮的替死鬼傀,将这个惊人的信息,告诉远在地狱世界的寒潮。

    只是,当他的神识之力探入进了储物戒指之后,他才恍然间发现,寒潮的那尊替死鬼傀,现在并不在他的身上,而在川山界之中,自己的那具分魂身上。

    作为巅峰圣人的弥天,感知何等敏锐,虽然辛游脸色只是微微一变,下一瞬便恢复了正常,但是,辛游脸上这种细微的表情变化,依旧没能逃过他的感知。

    再结合辛游之前的异常反应……

    弥天的目光凝视在了辛游的身上,沉声道:“辛游,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紫微殿之中,其余的圣人,也都齐齐看向了辛游。

    在众圣的目光注视下,时缓状态下的辛游,在急剧思考了一阵之后,开口到:“弥圣,我觉得……这个叫做寒薪的家伙很强,很恐怖,我们一定要小心他!”

    弥天微微皱眉,沉声道:“你之前认识他?”

    辛游摇了摇头:“不,不认识,在今天之前,我就连寒薪这个名字都不知道。”

    弥天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继续沉声道:“既如此,你是从何得出这个结论的?”

    辛游想了想,一脸认真道:“直觉,直觉告诉我,这个叫做寒薪的家伙很恐怖!”

    他撒谎了,只是,在实力晋入到了圣人级别之后,他已经可以很好的掩饰自己了,其他圣人,已经无法从他的举止、神态、声音之中,判断出他是否撒谎了。

    关于寒潮,关于巫鬼寒的事情,他并不打算对眼前这些圣人说出来。

    不远处,一名天选者阵营里的圣人,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直觉?这个东西,也能作为得出结论的依据?真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