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我能听见画外音路怀秋 > 209 易燃易爆炸
    夜,深了。

    海城,桥港区。

    此时此刻,倘若用上帝视角来观察天桥上的情况的话。

    就会发现两个高速移动的黑影,在成群成片的密集妖潮中不断地突行着,像是两把撕扯开黑色毛衣的剪刀。

    路怀秋还是头一次觉得手中的星切,产生的共鸣那么强烈。

    它的刀柄一直不断地在自己的手心中微微地震动着,就像是某种电动的玩具……

    他当然知道这种共鸣的感觉并非来自偶然——这是星切和村正之间产生了某种联系。

    正如人与人之间会碰撞出火花或者是怨气一样,刀与刀之间同样也会。

    在路家和唐家同处巅峰期的时候,这两把兄弟刀,便已经在路星燃和唐安的手中,并肩作战了不知道多少年。

    而如今——

    它们,再度同时出鞘了。

    这是一种相当奇妙的感觉。

    就好像是,旧友重逢,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在这种强烈的共鸣加持下,路怀秋明显感觉到,星切对要妖魔鬼怪的杀伤力变得更大了。

    甚至就连刀身之上,都微微地明灭闪动着一层薄薄的荧光。

    ——那是源力在燃烧的象征。

    这种状态下的星切,对付妖魔鬼怪几乎跟切豆腐没有什么区别。

    短短不到三十分钟,路怀秋便提着刀,从桥头一直砍了桥中央。

    沿途所过之处,血族的尸骸已经堆积成山。

    它们在夜色下逐渐化作荧光粒子,像无数只萤火虫一般飘向天空,远方……

    嗯……

    倘若抛开充斥在四周的血腥味不谈的话,这幅画面还是相当梦幻且浪漫的有没有?

    路怀秋倒是很想拉着唐雨笙来感受一眼,但稍微想了想后觉得还是算了。

    这个小妮子,已经在怪堆里杀翻天了……

    “升皇音刃……”

    “这招是潇湘夜雨……”

    “下一招好像是洞庭秋月……”

    “这个是……”

    路怀秋已经开始有点凌乱了。

    唐雨笙的身形逐渐开始残影化,路怀秋已经看不清前者的招式了……

    就在这个时候。

    桥头处的位置,却突然绽放出了一朵耀眼无比的光芒。

    “?”

    路怀秋有点懵。

    那个位置……

    不是杜子腾的队伍正在把手的地方么?

    出什么事了?

    但他已经来不及再犹豫了。

    唐雨笙一直在往前突破,再不跟上去的话,两个人的身位就会被拉得越来越远了。

    他不清楚,星切和村正之间的共振会不会因为距离的缘故而被削减。

    “要好好的啊。”

    路怀秋叹息了一声,旋即转身奔去。

    然后……

    又在唐雨笙的身后停下的脚步。

    “这是?”

    路怀秋望着面前的那个庞然大物,沉声问道。

    “我也不懂诶。”唐雨笙也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妖魔。”

    ——在天桥的中央。

    一个身躯浑圆的仿佛一个巨大球形的怪物,混迹在了血族的中央。

    【路家主站在一个酒桶血族面前,感到了一阵扑面而来的威慑力。】

    【这家伙长得很像一个加大版的巨型橡木酒桶,脾气暴躁得就像是它体内滚烫的鲜血。】

    【经过无数次的变异之后,它的鲜血已然成为了高燃的液态炸药。】

    【千万不要激怒他,否则它的自爆伤害将会当场教你做人……】

    ……

    “有点难对付了。”路怀秋喃喃道。

    这么危险的家伙,总觉得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啊……

    不过好在,这个大只佬的身手似乎并没有那么敏捷……

    大概是因为身躯实在是过于臃肿了,所以它的每一步都走得非常艰难,摇摇晃晃的,仿佛身体里灌满了铅。

    但性情暴躁的他也因此变得更加震怒,他不断地咆哮着,企图通过声音将路怀秋和唐雨笙给击退。

    这个场面,竟还颇有当年长坂坡上张翼德一声震退百万军的气势……

    “还行。”唐雨笙毫不在意地道,“这家伙行动能力过于迟缓,我可以轻轻松松地斩下它的脑袋。”

    “先别急……”路怀秋略加思索了一番。

    反正想要冲桥的话,这个酒桶血族都是必须要解决掉的。

    既然如此,何不利用它的亡语效果来整点活呢?

    “有没有办法把这样血族都聚在一起呢?”路怀秋问到。

    “可以是可以,但好像没什么必要。”唐雨笙说道,“聚在一起反而会增加我们的突围难度……现在这种情况就挺不错的,很适合一路杀穿,就是要稍微花费一点时间罢了。”

    路怀秋的嘴角微微一抽,这女人就这么喜欢一路莽到底吗……

    “我们先把它们全部聚在一起,然后再干掉这个大块头吧。”路怀秋说道。

    “好的。”唐雨笙果断点头。

    对于她这种“从来不问为什么”的风格,路怀秋已经习以为常了。

    只见唐雨笙提着村正站在了妖潮的面前,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挥刀,斩击。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总之在她出刀的一瞬间,一道高速转动的旋风,便朝着前方径直地冲了过去。

    路怀秋毕竟对诗酒剑术的造诣还远远达不到唐雨笙的程度,对这个招式的名字也毫无概念……

    总之。

    在旋风卷入妖潮中的那一刻。

    风浪所及之处,所有的血族都被卷入了风眼的中央,挤压在了一起。

    包括那只酒桶血族……

    【左右为男的拥挤场面,让大块头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

    【它感到非常愤怒!】

    【它那么可爱,生来就应该被漂亮的血族妹妹所簇拥着,可现在却被一群狂躁的抠脚大汉给死死地围在了中间?】

    【可恶啊,这都怪这两个该死的人类,它要让这两个家伙,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路怀秋。

    这个被激怒的理由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旁白说得一点都没错,这个暴躁老哥,是真的易燃易爆炸啊……

    “走。”

    路怀秋牵着唐雨笙的手,迅速向后撤去。

    五秒钟后。

    震耳欲聋的剧烈爆破声,从天桥上袭来,彻底打破了黑夜……

    而这场盛大的狩猎晚宴,就这么一直持续着。

    海景大道的方向,东边的海平面之上,逐渐地显露出了一片鱼肚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