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水浒之梁山最强寨主 > 第245章 宋公明末路无从去
    与宋江一同的戴宗听到这话,也是气的咬牙切齿。

    “这晁盖欺人太甚,哥哥堂堂的兖州安抚使,岂能随便加入梁山。”

    “是啊,哥哥要不咱们发兵攻打和鱼台,让他知道咱们的厉害,看他还敢逞口舌之力不。”雷横也道。

    宋江却摇了摇头,心中满是无奈。

    攻打一个芒砀山,他们都已经损兵折将了,这鱼台城又岂是那么好攻的?

    嘴上说道:“晁天王就不要说笑了,我即是朝廷官员,便不会加入梁山,还请你绝了这个心思。”

    “你既然不说投诚的,到是鱼台作甚?是找骂还是讨打?”晁盖又问道。

    “唉,这鱼台既是晁天王罢手,把我便就此退兵,往日恩情尚在,我也不愿意与晁天王您兵戎相见。”宋江道。

    “你其实大可发兵来打,说的我好像怕你一样。他日若等我抓到你也不会手下留情的。”晁盖哼道。

    可宋江也是一个妙人,自己说完转身就走,哪里还管他晁盖在说什么。

    待宋江等人回到营中后,众人便迅速聚拢了上来。

    “哥哥,接下来怎么办?咱们还是来晚了一步,这鱼台竟然晁盖他们给占了。”一人问道。

    “既然鱼台已经丢了,咱们只能退而求其次,前往单父,与他们一同协守单父。

    只要单父不丢,待朝廷援军赶来之时,咱们便能继续与梁山作战。”宋江道。

    听闻此话,众人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得与宋江一同发兵前往单父。

    到单父后,他们依旧非常谨慎,没有贸然凑近,而是先放出斥候打探了一番。

    确定这单父没有任何战斗痕迹后,才将大军开拔过去,与守城之人沟通道:“我们是兖州安抚使宋江的人人马,前去支援鱼台,发现鱼台已经沦陷。

    这才到单父来协防单父,还望开门放我们进去。”

    待这消息传到了史文恭、朱武跟前后,众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这天的功劳,就这样送到咱们嘴里了啊。

    “诸位准备怎么做?”方巡问道。

    “这宋江在单州境内乱窜也不利于稳定,早些解决了他们也好,不过此事得方都监亲自出马。”朱武笑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骗他入城?”方巡问道。

    “是的,只要能将他们一部分人骗到城内,咱们便可以一句击溃宋江部,到时候剩下的残兵,咱们与镇鲁军一同围剿就可以了。”朱武笑道。

    “好,我去会一会这宋江。能够活捉了他,也好让他们一同并入梁山。”方巡说着便前往城头。

    这时朱武等人也不好说,王伦不喜这宋江,因此与宋江交战,也没可能让他活着见到王伦。

    待方巡来到城头后,便高声问道:“宋大人,你不是在芒砀山吗?怎么到单父来了?”

    见正主出来了,过了一会儿宋江与戴宗等人来到了城下。

    宋江高声道:“方都监有所不知,自从你走后,我们攻打了一次芒砀山。

    可是他们战力实在是强悍,我们血战了一天没能拿下芒砀山,便只得退军。

    随后想要前去鱼台支援,却发现鱼台已经沦陷,这才到单父来。”

    方巡闻言,道:“你莫不是兵败被俘,现在想要诈开我单父城,为梁山纳投名状?”

    “你胡说什么的,我家哥哥岂是那种人,你看咱们这么多兄弟,像是兵败的模样吗?就凭芒砀山的那些人也想拿下我们?”戴宗慌忙道。

    “可能是我太过紧张了,宋大人这样如何?你们先一部分人进城,一部分人在城外驻守,您觉得如何?”方巡又道。

    宋江闻言想了想,这也是一个谨慎的选择,便高声道:“就以方都监所言。”

    随后这单父的城门便缓缓打开。

    宋江与戴宗便带着一部分人准备先进入城内。

    可就在他们即将进城的时候,戴宗忽然从人群中发现了一人。

    急道:“哥哥坏了,这单父城有问题。那方巡跟前一人,应该是梁山的九纹龙史进,这人我曾见过。”

    听到这话,宋江也是吓得亡魂大冒,登时调转马头便朝着城外跑去。

    便跑宋江还大喊道:“快快撤退,这城中有诈。”

    史进等人见莫名其妙的暴露,也不愿意让他们轻易走脱,当时便率众追了上去。

    一时间双方且战且退,城外的宋江部与宋江等人不远,看到这大乱,慌忙便冲上来帮忙。

    见他们合兵一处,史进等人也知道想要拿下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便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返回城内。

    总算安全以后,宋江也大骂道:“方都监你食君俸禄,奈何做贼?我们往日的情义都全忘了吗?缘何要害我性命。”

    “宋大人你说什么呢?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既然立场不同,说这些都没有任何意思。

    拿下你,也是为了让给单州早一些避免刀兵。”方巡道。

    宋江见与这些人讲道理讲不通,便不再与他们废话,直接带着众兄弟离开。

    鱼台、单父两处接连投城失败,宋江部的兄弟们士气也变得十分低迷。

    就这样他们不觉间,将让来打了砀山县外。

    “哥哥,要不要问一下,看看能不能进入砀山驻兵?”雷横问道。

    现在的他们,接连失利,确实急需一个修生养息的地方,来恢复一下士气。

    要不然下次再开战,恐怕就要一溃千里了。

    “嗯,你去问一问。”宋江道。

    待雷横前去告知来意后,砀山知县直接拒绝,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原因也很简单啊,他又不认识宋江,鬼知道外面这宋江是不是梁山派来的贼人。

    再加上天色乌漆麻黑的也瞅不清楚,他们要真是朝廷任命的兖州安抚使,就别在这里吓唬他这小小的知县了。

    听闻此话,宋江等人也是无可奈何。

    最终宋江叹道:“罢了,罢了,这砀山县也不是一个好去处,不进城反而好一些。”

    毕竟这会儿芒砀山是梁山的人,鱼台是梁山的人占据,单父也被梁山占据。

    他们要是在砀山县驻兵,这不是被人三面包围,待人家发兵过来的时候,他就算想跑都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