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靠演技成圣陈拙 > 第30章 怎么装作经常斩杀元婴的样子?

申大长老一时也说不上来,他能看得出来许眠卿修为强悍,在筑基期中能达到这样非常难得,如果抛开法器和修炼的法术,自己那后人还不是许眠卿对手。

        但是比斗又不是只靠修为,决定结果的因素还有很多。

        于是申长老正准备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对即将发生的比赛做一番预测。

        可他话还没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后人即便手段齐出,还是被许眠卿压着打。

        “许眠卿获胜......”这是裁判长老的声音,可这声音明显他自己都有些不信。

        这一次围观弟子也没有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因为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有金丹靠山的申无垢,竟然拜在了许眠卿手中,许多人第一时间都还把不敢相信。

        “她的灵力已经开始蜕变了,她竟然能忍住不去冲击金丹?正常情况下这种纯度的灵力早就该冲击金丹了,难道她是想要十足的把握吗?”乾元宗宗主看出了许眠卿灵力的精纯度,连他都有些佩服许眠卿。

        “何师兄,请指教。”没等旁人作出什么反应,许眠卿再次发起挑战,这次自然是排名第二的真传弟子。

        “我认输了,许师妹灵力足以冲击金丹,何某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以后该叫你许师姐了。”谁也没想到,排名第二的何筹竟然主动认输了。

        “高长老这弟子倒是个妙人,打都没打就直接认输了。”申长老大有深意的看向另一个长老,这位高长老姓高,各自也确实高,他就是何筹的师父。

        “这个何筹不简单啊,他就算认输也能保住第三,而且这样总比被许眠卿轰下擂台好。”陈拙对这个何筹高看了一眼,他知道对方认输是因为心思缜密。

        “那便请大师兄指教。”许眠卿对何筹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了一个气质孤高的白衣男弟子。

        乾元宗真传第一,自然是所有弟子的师兄,因此面对排名第一的强者,所有人不称其姓=,都以大师兄相称,算是对其身份的认可和尊重。

        而现在许眠卿终于要挑战大师兄了,如果成功的话,她将是乾元宗的大师姐。

        这在以前许眠卿可是想都不敢想的,因为十大真传弟子排名每三年都会变化,但大师兄已经雄踞榜首快三十年了,他不仅是乾元宗筑基期最强,也是当代宗主的亲传弟子。

        大师兄飞上了擂台,他是大师兄,不可能像何筹那样主动认输,不管打不打得过许眠卿,这场比斗都躲不掉的。

        而且大师兄也是心高气傲之人,也不可能直接认输,以他的心气,也不认为许眠卿是自己的对手。

        到此时陈拙总算有了些许兴趣,先前那些说实话在他看来就如同一群小孩打架。

        比斗一如既往的以许眠卿先出手为开端,不是她故意抢占先机,实在是怕陈拙觉得无聊转身走了。

        一交手大师兄也感觉到自己和许眠卿存在差距了,很快大师兄祭出法器,他的法器乃是极品,其威力虽然比不上法宝,但已经非常接近了。

        这也是许眠卿面对的最有压力的对手,不过还好仗着浑厚的灵力也不是无法应付,而且许眠卿还有强大的符宝没有使用。

        两人的比斗如火如荼,更是精彩纷呈,看得一众弟子是屏住呼吸,就连宗主和四大长老也无比认真。

        这两人的比斗基本上就代表筑基期的天花板了,要想比这更强基本上也不可能了。

        如果非要说还能玩出什么花样的话,那就只剩祭出被视作宗门战略物资的符宝了。

        很巧,大师兄手上正好有一件符宝。

        这件符宝大师兄得到有些年月了,因为只剩下最后一次使用机会,所以他一直当作压箱底手段,这些年一直不曾使用。

        但是今日他不得不用出来了,他丢了大师兄的位置,那不仅是丢自己的脸,更是让宗主面上无光。

        只见一面青色的盾牌虚影出现在大师兄身前,那盾牌虽是虚影,可看起来无比厚重,给人的感觉比最坚硬的实物金属还要坚固。

        “符宝,这就是符宝?天呐,中门大比竟然用上了符宝。”

        “真是太奢侈了,这就是真传弟子的世界吗?”

        “好羡慕啊,我也要努力修炼,争取早日成为白衣真传。”

        一声声议论不绝于耳,这或许就是宗门大比真正的意义。

        为宗门弟子排名并非根本目的,真正的目的是激发所有弟子的向上之心。

        “看来没什么看头了,我给了她那么多符宝,这都能输的话,也没资格做我狗腿子了。”陈拙此时反而没了兴趣,他知道现在许眠卿也该使用符宝了,然后一切就该结束了。

        陈拙在众人最兴奋的时候转身离开了,这才是一个高人该有的样子,世人皆醉我独醒。

        许眠卿余光看到了陈拙离开,她以为是前辈觉得自己拖得太久了,心中也是后悔不已。

        当下许眠卿毫不犹豫,顺手祭出一张符宝,那是一并散发着银色光芒的长枪。

        长枪幻化足有十丈长短,呼啸而下刺向盾牌。

        这一幕好像最强之矛刺向了最强之盾,但最后毫无悬念的,长枪击碎盾牌,符宝瞬间化为灰烬,而长枪符宝还余势未歇,眼看就要将大师兄刺穿了。

        许眠卿还知道分寸,同门比斗点到为止,她连忙召回长枪符宝,而后那幻化的长枪消散,变成一张符纸落入衣袖。

        “我认输,大师姐道法精深,法宝犀利,我输得心服口服。”大师兄主动认输了,这明白着的事也没什么好说的,倒不如干脆认输保留最后的体面。

        “承让。”许眠卿抱拳说了一声。

        此时台下声音一浪高过一浪,都是在呼喊着‘大师姐’。

        然而许眠卿对此不闻不问,她甚至没有去理会已经站起身来的宗主和四大长老,却是径直跳下擂台,穿过人群去追赶陈拙去了。

        许眠卿莫名其妙的离开,让所有人都一头雾水,就连宗主和四大长老也错愕不已。

        很快许眠卿就追上了陈拙,此时乾元宗弟子都在山上,这路上倒是不会遇到其它人。

        “比完了?”陈拙见许眠卿跟了上来,就随口问了一句。

        “承蒙前辈错爱,弟子得了第一。”

        “即得第一,此时应该是享受荣誉的时候,不再山上受众人敬仰,跑上来找我干什么?”

        “晚辈的一切都是拜前辈所赐,弟子已经想明白了,所谓荣誉不过是弟子曾经的念想,往后但求跟随前辈左右,能服侍前辈便是我最大的荣誉。”

        许眠卿没有被大比的结果冲昏头脑,她反而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清醒,她再一次做出了名字的选择。

        陈拙觉得这许眠卿也还不错,非常符合一个狗腿子的设定,而且其相貌也不错,倒是可以栽培。

        “今日是宗门大比,为何人数还不如往日多,这其中是何缘由?”陈拙没有继续讨论大比的事情,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许眠卿闻言心中一动,前辈问自己这些,说明是接纳了自己,这可比取得宗门大比第一有价值多了。

        “因为最近几月宗门节节败退,许多弟子战死了,加上一些弟子听闻风灵剑宗的宗主进阶了元婴,也于最近叛逃了,因此才有这凋零之象。”许眠卿老实答道,这是乾元宗目前最大的危机,甚至许多人都感觉,今天的宗门大比,可能是乾元宗最后一次集体活动了。

        “怎么混的这么惨?那么多弟子都叛逃了,你怎么不走?”陈拙对此不怎么意外,宗门大了什么鸟人都有,地方都出现元婴期修士了,乾元宗还没立刻散伙已经很不错了。

        许眠卿最初确实想过出路的,可是遇到陈拙后,尤其是进入过困魔谷后就再没有别的想法了,她恭敬的答道:“有前辈在,弟子哪也不去。”

        陈拙大有深意的笑了笑,没有对许眠卿的表态作何表示。

        “区区元婴也敢打乾元宗的注意,看来这个元婴是很年轻的,你待会先凝结金丹,而后宗主他们肯定会见你,想办法在四天后把风灵剑宗那个元婴宗主给我引过来,到时候我会亲自出手,至于我的身份最后不要先泄露了,万一风灵剑宗的宗主不来就可惜了。”陈拙一口气吩咐了许多。

        其实当他听到风灵剑宗的宗主是元婴期时就兴奋的不行,‘乾元洞天图’中有第六十七魔将阻拦,他杀不了元婴期的魔头,若是在外面杀个元婴,到时候爆个B级以上神通,岂不是能轻松灭杀第六十七魔将?

        听到陈拙的安排,许眠卿也是又激动又兴奋,前辈竟然让自己马上冲击金丹了,而且他还要亲自出手斩杀元婴,那说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这是乾元宗的老祖,杀元婴如杀鸡屠狗。

        陈拙其实不想装逼,但是没办法,为了更厉害的神通,为了消除‘乾元洞天图’中魔族的隐患,这个逼是不得不装了。

        只是第一次斩杀元婴,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怎么做才能让人觉得,自己经常斩杀元婴呢?

(https://www.mibaoge.com/51_51022/3242681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mibaoge.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mibao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