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兵锋王座 > 第二百零三章:直入五层(一更,求订阅,月票)
    按照欧文将军所言,五层应该是人数最多的一层,这里的环境有点儿想黄土高原,丘陵,植被很少。

    天空都是昏黄昏黄的。

    气候有些干燥。

    空气中的水分也不高,还好,他有聚水的本事,在这个地方,他不需要为水源操心。

    五层的重力是十六倍!

    这个重力对牧风来说已经稍微有些吃力了,不过稍微活动了一下,就已经能够适应了。

    算起来,他进入秘境也快有半年了。

    外面的时间也差不多过去四分之一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左右。

    走了三天了,没有看到一个人影,除了黄土,就是黄土,植物都很少见,动物就更少了。

    要不是他早有准备了食物,吃饭都成问题。

    继续向前走,他感觉到大地的律动,这种感觉让他很亲切,仿佛一种回归母亲怀抱感觉。

    这是大地之力!

    觉醒了大地之力异能的牧风很快就明白了,这应该就是厚土之境,第一层是草木繁盛,各种草药几乎疯狂生长,对应的应该是木之力,第二层是重水,对应应该是水之力。

    第三层是熔岩区,就是火之力。

    第四层是幻境!

    第五层就是厚土,对应的应该是大地之力!

    如果牧风所料不差的,第六层就应该是锐金之地,金之力!

    金木水火土,五行本源之力!

    突破八段了!

    源术应该出现一段新的功法了?

    牧风闭上眼睛,入定,果然,下一段的功法行功路线出现在脑海之中,按照这个行功路线运行真气!

    一种玄奥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锵!

    背在后背的豹影刀飞射而出,刀锋之上一道璀璨的火光冲天而起,一刀斩向了一座二三百米的黄土丘!

    刀锋所至,黄土丘被消掉了一半儿。

    这是控火异能!

    牧风吓了一跳,旋即兴奋莫名,收了豹影刀,跑了过去,伸手抓了一把地上的泥土,经过高温炙烤的泥土已经陶瓷化了。

    都说水火不容,可他居然一人身兼控水、控火两大异能,还觉醒了大地之力,这就是三种异能了。

    说出去,恐怕都没有人敢相信。

    觉醒了控火异能,牧风就将自己领悟出来的一念控水秘法转嫁到控火上面,现居然可以通用。

    这一下,牧风兴奋不已,以后就算没有火,也不用生吃了。

    此刻白起学院内,风起云涌,安副院长被弹劾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学院,而他又迟迟不肯出来就被弹劾的问题作出解释!

    这就更是增加了学院内的老师和学员对他的不理解,一股不利于他的舆论已经在学院内形成。

    “馆主,安在天明明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不说?”

    “他是在保护那个小子,宁愿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扛下来,何况,这件事白老院长肯定知情,他都在这个时候宣布闭关了,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莫问天的声音响起。

    “馆主的意思是,白老院长这一次是站在我们这边了?”

    “白老院长肯定要退位的,下一任院长是谁,你不会不清楚吧?”莫问天问道。

    “您的意思是,老院长要退位让贤了,将院长职位传给白墨了?”

    “白墨五十岁了,前年就突破先天了,经过两年的巩固,修为已经稳定了,也是时候接掌院长大位了。”

    “明白了!”

    “我做不做这个副院长其实无所谓,但白家想要重新拿回白起学院的控制权,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若安在天在位,白墨能争得过他吗?”

    “除此之外,白墨之女跟天风世家的卓世子联姻,天风世家的财力还在白家之上,有了天风世家未来世子这个女婿,白墨不论是接掌白家还是白起学院,都有巨大的作用。”

    “这么说,老院长是让我们做这个恶人,等把安在天弄下去,他来摘桃子?”雷雄说道。

    “也不能这么说,各取所需罢了。”莫问天道,“你派人在暗中造势的情况怎样了?”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安在天这几日的声望大跌,就连原来支持他的老师也开始对他有所不满了。”

    “加把劲儿,很多事情都是真假难辨的,说的人多了,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雄明白!”

    安在天这几日的确是饱受煎熬,并非他舍不得副院长的这个位置,而是,他很明白一旦让位的后果!

    白家这一次是躲在了幕后,让那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跳出来,先把自己给弄下台,然后再出面掌控局面。

    真是好算计,他跟老院长同事多年,他的手段再清楚不过了。

    如果一开始他就出面解释有关“穆晓峰”的事情,或许还能挽回一点儿局面,现在再解释的话,已经错失最佳的良机了。

    现在解释反而会适得其反,舆论已经被炒热起来了,若要还他清白的话起码要等热度下去,大家回归理性之后才行。

    虽然有知道内情的,知道他是被冤枉的,可他有言在先,必须得替他保守秘密,这是对“穆晓峰”的保护。

    伤仲永的事情从古至今太多了。

    当然,安在天这么做,也有心老的看重和嘱咐在内,实际上,他现在的窘境,只要心老一句话,就能解除。

    但是,他没有去求心老,心老似乎也当做不知道。

    当然,这或许也是心老对他的一次考验,如果他连这一关都过不去,也就说明他没有能力做这个位置。

    当然,莫问天虽然有资格上位,但最终能不能轮到他,也是不好说的。

    除了一些了解内情的人,安在天在学院也是有不少好友和心腹的,若是没有一些铁杆儿,他这个副院长的位置也坐不稳。

    这些人都还一如既往的支持他,毕竟这么多年过来的,都了他的为人,那些谣言对于了解他的人来说,完全就是个笑话。

    “安副院长,有一位自称是故人之后的小姐求见!”

    “故人之后,不见!”安在天摆了摆手。

    “是。”

    “等等,她说自己姓什么?”

    “她说她姓蓝……”

    “姓蓝,快请她过来,走地下秘密通道。”安在天霍然站起来,吩咐一声。

    “是。”

    “安世叔!”

    “蓝丫头,一晃十年了,你都长这么大了,亭亭玉立,大姑娘了。”安在天看到蓝馨,有些激动,又有些感慨。

    “世叔谬赞了。”

    “蓝丫头,你怎么这个时候来白起学院了?”安在天知道蓝馨的身份,自然也明白她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非常要紧的事情。

    “因为一个人。”

    “一个人,什么人?”安在天有些摸不着头脑,要说白起学院还有蓝馨的故旧的话,也就是他还有那铁疙瘩了。

    “穆晓峰。”

    “你也认识穆晓峰?”安在天大吃一惊。

    “世叔就没有调查过吗?”蓝馨眼神一眨,微微一笑问道。

    “我倒是调查过,但没有深入,他背后似乎有人在遮掩和保护他的一切。”安在天道,“蓝丫头,该不会是你们情报总局吧?”

    “穆晓峰既然是秦伯父举荐的,您说除了情报总局之外,还能有谁呢?”

    “这也没错,不过穆晓峰在学院一切正常,你来此又为何事?”安在天点了点头,学院里有来头的学员很多,只要不对学院怀有异心,一般都不会去管。

    “世叔大概不知道,这个穆晓峰胆子很大,什么事情他都干的出来,我是怕他连累到您。”

    “他胆子大不大我不知道,不过,他的才华确实很厉害,天才绝艳的年轻人我见得多了,他这样的人,还真是比较少见,尤其是在机甲设计的天赋上,苏夕月教授对他的评价是极高的!”

    “世叔,白泽的私生女白絮被绑架一案,您是知道的……”

    “蓝丫头,你是怀疑……”

    “这个世上,能做到将白絮绑走的势力很多,但是能一点儿线索都不留下,却还让你不会怀疑的人,恐怕也只有他了。”蓝馨道。

    “蓝丫头,你是不是太夸大了?”

    “如果他跟白絮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一点儿都不会怀疑是他,但他既然跟白絮有关系,那做这件事的人肯定就是他。”蓝馨断然道。

    “可他那天晚上虽然去了订婚宴的现场,但没有进去呀,再说,救护车上一共四个人,他一个人难道还能分身不成?”

    “他自己肯定不会亲自动手,一定有帮手。”

    “要说帮手,也就是他那几个结义兄弟了,可那晚,这四个人都在学院,没有离开呀。”

    “四个人,不是刚刚好吗?”蓝馨道,“如果他想要出去,避开学院的安保系统,并不是一件难事,何况制造一些证据证明四个人一直在学院,这并不难。”

    “这……”

    安在天还真没有往这方面想,虽然杜、白两家人怀疑穆晓峰,可他就一个人,怎么也不可能完成这样的绑架,而且穆晓峰在1号星,也就认识天风世家的世子,那晚卓世子也在场的。

    他是如何做到的?

    “世叔,穆晓峰人呢,我想马上见到他。”蓝馨联系过牧风,只可惜他没有回信,她不敢贸然来见他,只能先通过秘密的渠道先拜见安在天。

    “他不在学院。”

    “不在学院?”

    “蓝丫头,你刚来还不知道,穆晓峰去了秘境,大约一个月才能回来。”安在天解释道。

    “他去了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