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兵锋王座 > 第三百一十一章:卡瓦星保卫战(一更)
    守住卡瓦星?

    确定这是一道命令,还是开玩笑?

    他一个小小的学员兵队长,有什么资格承担这样重的责任,他把自己的现报上去,已经是尽了他最大的本分了。

    征剿卡瓦星海盗的最高指挥官是特混舰队司令官马宁上将,他才是承担这个责任的负责人。

    但是秦笠下达这道口头命令后,就直接挂断了这次通话,根本不给牧风拒绝的机会。

    虞族就算不是人类的死敌,但也绝不是友好联邦,双方的积怨由来已久。

    卡瓦星上资源和秘境若是被虞族得了去,那此消彼长之下,就有可能打破小熊星域的实力平衡。

    虞族对人类联邦的野心一直都没有停止,若不是人类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他们早就按捺不住了。

    虞族的贪婪,自私,还有强横霸道,牧风不是没有领教过,这个种族仗着自己天赋和古老传承,一直都不把新兴的种族放在眼里,尤其是人类这种小地方出来的,只有区区数百万年历史的种族,那是更是带着一种上帝视角看待了。

    猎捕人类为奴的传统,自从虞族跟人类接触以来,就没有改变过。

    当然,有这样的传统也不是虞族一族,银河系中有不少智慧种族对人类都是不友好的。

    只不过他们大多数不跟人类控制的星域接壤而已。

    不能让卡瓦星落入虞族之手,就算秦笠不下命令给他,他也会尽他一切的努力是做这件事的。

    血佛宣布接受虞族的册封,卡瓦星并入虞族灵金国,这让虞族有了借口介入卡瓦星之争。

    但同时这也是一把双刃剑,把血佛自己推向了跟卡瓦星人类海盗的对立面上去了。

    卡瓦星上的海盗大多数都是人类,而虞族对人类的态度谁都知道,绝不可能把他们当成自己人看待。

    一旦虞族进驻卡瓦星,恐怕就连血佛都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何况这些海盗们?

    引狼入室!

    除非血佛根本就不是人类,否则,他这么做,就是在引狼入室。

    必须要在虞族的舰队降落在卡瓦星之前控制卡瓦星,一旦虞族的太空舰队登6的话,那就被动了。

    牧风提议召开紧急军事会议。

    原本他一个小小的学员兵队长没这个资格的,可他还有年级大比第一人的身份,尤其是雷雄被抓之后,铁猛是白起学院在特混舰队的负责人。

    铁猛跟牧风是师生,是一体的。

    更重要的是,牧风现在在学员兵中威望最高,就连蔡双流,蔡晋,贺强,金鹏这些二年级的精英都维他马是瞻。

    他可以号令整个学员兵的资格,那可是近万人的强大力量。

    新来的情报总局调查小组组长巫刚中将跟牧风密谈之后,似乎也达成一致意见了,牧风本来就是情报总局出身,自家人怎么都好说。

    特混舰队卡瓦星最高指挥官沈亚琴跟牧风的关系更不必说了,她的功劳至少大半儿都是牧风给她挣下来的。

    她是肯定支持牧风的。

    然后原来血佛手下两位金刚,黑瞳和毒蝎春十三娘,这两人几乎完全信任牧风,牧风差不多成了他们俩的利益代言人。

    诸多身份和因素综合起来,牧风别看只是一个小小学员兵队长,军衔才只是少校,能够调动的兵力和力量恐怕连沈亚琴这个卡瓦星地面部队总指挥还要强得多。

    实际上,卡瓦星地面部队实际指挥权已经悄悄的转移到牧风手上,沈亚琴对他是完全信任。

    黑瞳差不多是赖上他了,至于春十三娘,她更是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只有牧风能够给她一个出路,而且,他们还有共同的敌人。

    敌人太强大了,从巫刚口中得知,他们不到三十艘船舰被虞族上百艘太空战舰围困住。

    支援舰队拼命打开了一个缺口,送他们出来,现在生死情况还不明朗。

    虞族的舰队虽然三倍力量联邦的支援舰队,但想要轻易的吃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战局确实对联邦来说,相当的不利了。

    马宁上将,孙巍参谋长,沈亚琴、牧风、铁猛、巫刚、黑瞳还有春十三娘等主要将领多都参加了这次视频军事会议,或者旁听。

    军事会议召开之前,牧风与马宁上将单独进行了半个小时的秘密视频通话,战区高层已经跟他通过气了,但具体没有说多少。

    会议由孙巍参谋长主持。

    “我们刚刚跟段上将通过话,支援舰队损失惨重,但已经突围了,正在向我们靠拢!”

    “突围了,太好了!”这里最激动的是巫刚了,遭遇虞族舰队伏击,段景峰当机立断,就集中力量冲开一个口子,把他们送到卡瓦星来了。

    一来是报信,二来他们确实肩负了特殊的使命,上面对他是有特殊交代的。

    这个消息稍微令紧张的会议气氛松弛了一下。

    但是这并不能改变敌我现在力量的对比。

    “我这里尽量的拖住虞族和卡瓦星海盗的舰队,但敌我力量悬殊,能拖多长时间很难说,而就算战区抽掉舰队过来,至少也得两个月的时间!”马宁沉重的道。

    “两个月,支援舰队不是半个月就到了吗?”

    “小穆,支援舰队本来就是早已预备好了的,所以才能这么快,正常情况下,就算直接调一支舰队过来,也得一两个月才能赶到。”马宁解释道。

    牧风点了点头,他明白了,支援舰队已经准备待命了,随时可以出,临时抽掉的话,那就不那么快了。

    “马将军,您能坚持多久?”

    “不好说,要看段上将能否顺利的与我的舰队汇合。”马宁脸色郑重的说道。

    “若是把黑耀城和蝎子沟的两支太空舰队补充给您,是不是能坚持更久的时间?”牧风问道。

    “有多少艘舰船?”

    “算上缴获小佛子的舰船,大概有五十艘左右!”

    “如果是这样的话,或可一战!”

    “好,黑兄,十三娘,你们意下如何?”牧风问黑瞳和春十三娘道。

    “我宁愿去蹲联邦的大牢,也不愿意虞族的手下当孙子!”黑瞳斩钉截铁的说道,血佛卖身投靠虞族,他更痛恨了。

    春十三娘也点了点头,男人可能还好点儿,但人类的女子一旦落到虞族手里,那必定会成为他们的玩物和泄欲的工具。

    就算她这样的可以凭借自身的实力的强大而自保,蝎子沟的那些姐妹呢?

    她不可能保护到每一个人。

    “好,黑瞳,春十三娘,两位高义,我马宁谢谢了,这一次若是能够渡过这一劫,两位的特赦令我一定给你们弄下来!”马宁郑重的一抱拳道。

    “马将军,客气了!”

    有了马宁的保证,黑瞳和春十三娘都不由心宽了不少。

    “马将军,孙参谋长,诸位将军,血佛曾经是卡瓦星上海盗之,统治整个卡瓦星上的海盗,但不管是人类联邦还是虞族都没有承认他是卡瓦星之主,他突然说卡瓦星加入了虞族,能代表整个卡瓦星上所有的人吗,我想他没有这个资格,卡瓦星的未来属于谁,应该由卡瓦星所有人决定!”

    “小穆队长,你是想说,用卡瓦星人的意志推翻血佛的决定,对吗?”

    “没错,如果卡瓦星上的人都愿意归附虞族,那我们没的说,可如果大家都不愿意呢,血佛能代表卡瓦星上所有人的意愿吗?”牧风道,“我们应该彻底的解放卡瓦星,推翻血佛的统治,然后再由卡瓦星上所有人来决定自己的未来!”

    牧风的话,所有人都听明白了,血佛的宣布卡瓦星并入虞族,自己还被敕封了侯爵,并且还担任卡瓦星的虞族执政官。

    但是卡瓦星上的海盗如果不认同他的做法,那完全可以推翻他,然后在选择另一条路。

    这么一来,虞族的舰队就无权干涉卡瓦星人内政了,虞族的舰队就是入侵了,而联邦舰队就不是入侵了,虞族就没有道德和法理的借口了。

    “有道理,这样一来,我们就是帮助卡瓦星人反抗血佛的残暴统治,卡瓦星回归人类联邦也就理所当然了!”

    “而且黑兄和十三娘的海盗身份也就没有了,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卡瓦星人了,也是人类联邦的公民!”牧风道。

    黑瞳和春十三娘听了,都不由的眼睛一亮。

    “可是卡瓦星上至少还有大半的城市还在血佛手下四大金刚的手中?”

    “很简单,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牧风微微一笑,从黑瞳和春十三娘的反应就能看出来,血佛是打错注意了,人类即便是穷凶极恶之徒,对自己本族的认同还是过对别的种族的认同的。

    血佛妄想把卡瓦星带入虞族,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手底下的人愿不愿意去给虞族做牛做马。

    也许他可以获得权力,财富还有地位,可卡瓦星上几百万人呢,都有这个机会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只要稍微鼓动一下,他们自己内部都会瞬间崩塌瓦解了。

    “怎么讲?”

    “先,我们先不要把卡瓦星认定是联邦的敌人,他们最多是联邦的罪人,既然是罪人,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是应该的对不对?”

    “这一点没问题。”

    “先我们不要讲海盗的身份,只提一个身份,那是卡瓦星人,这是一份认同感,我想只要在这座星球上生活过十年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受。”

    “没错!”

    “第三,给予人类联邦的准入证,只要这三点我们能够准确的传递给每一个卡瓦星人,他们会做出如何选择呢?”

    “对于那些卡瓦星原住民,他们严格意义上讲都不是坏人,我同意小穆队长的观点,可是那些双手沾满的鲜血的人该如何处置呢?”

    “戴罪立功,只要为联邦立下战功,都可以特赦,这不违反联邦的法令吧?”牧风问道。

    “嗯,这倒是可以,可战功从而来?”

    “血佛可以说卡瓦星是虞族的,我们也可以说卡瓦星人选择回归人类联邦,那么谁是入侵者呢?”牧风嘿嘿一笑道。

    “明白了,高明!”那名将军对牧风竖起了大拇指。

    “我有一个问题,万一联邦不同意我们的策略呢?”

    “会同意的。”牧风微微一笑,跟卡瓦星上的资源和秘境相比,这点儿付出有算什么?

    “马将军……”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屏幕上的马宁上将。

    “我同意小穆队长的建议,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非常时期非常做法,三条建议,照做执行,出了事儿,我来扛!”马宁上将将所有责任都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