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壹号卫 > 第四百五十二章:复仇开始
    卡特落地、摔倒、痛苦地捂住了脚踝。帕楚里亚转身离开,以拼抢篮板球的名义迅速撤离“案发现场”,弄得好像自己完全是无意的一般。但有意无意,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大家都是职业球员,什么是正常防守什么是故意伤人,区别还是非常明显的。

    但裁判也许是真的没有看清细节,在卡特倒地之后,他愣是没有吹停比赛。雄鹿队抢到了进攻篮板球,阿德托昆博持球快速反击。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亦阳并没有积极回防,在所有人都朝着小牛队半场奔去时,亦阳却逆流而上,走到了卡特身边。

    “该死,那个该死的混蛋!”卡特大声嘶吼,此时他心中除了愤怒,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

    曾经被鲍文三次恶意垫脚的卡特,对故意伤人这种事情恨之入骨。谁能想到,在他37岁的时候,竟还会遭人毒手!

    亦阳看着表情因为极度疼痛而变得扭曲的卡特,没有说话,亦阳并不会安慰人。他只是冲替补席上的卡莱尔招了招手,然后摇了摇头。卡莱尔读懂了亦阳的动作,立刻喊停了比赛,担架队迅速入场。

    “亦,一定要走下去,带着球队走下去!答应我,我们会去总决赛的!我们会去总决赛的,对吗!?”卡特被抬上担架,但依然紧紧握着亦阳的手臂。从这个老将迫切的眼神中,亦阳看见了渴望。

    他已经37岁了,他已经没有几年时间为自己的总冠军梦想奋斗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经历伤病会休息多久,赛季剩下的比赛还能不能打。卡特对自己以后的职业生涯充满了疑虑,谁能保证复出之后的卡特还能打出什么样的水平?

    “我答应你文斯,我答应你。”亦阳不会安慰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顺着卡特说。但即使是这样,那也是一种承诺。这下,是真的没有退路了。

    捂着脸,卡特被担架抬下了场。与此同时现场大屏幕上已经开始回放刚刚帕楚里亚的那个防守,当帕楚里亚靠近卡特之后,格鲁吉亚人又上了一步,故意将脚垫在了卡特下方。然而,那一步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明眼人都看得出,那是一次不折不扣的恶意犯规!

    回想起三年来自己和卡特并肩作战的点滴,回想起卡特的笑脸,回想起卡特刚刚绝望地眼神......亦阳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可能不理智。但帕楚里亚那种家伙,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由于比赛被中断,所以双方球员都是聚集在自己的替补席旁。小牛队的球员和小牛队的球员在一起,雄鹿队的球员和雄鹿队的球员在一起。虽然帕楚里亚的行为颇具争议,场上的秩序依然保持得很好,直到亦阳脱离了小牛队的队伍。

    目送卡特被抬进球员通道,亦阳转身,朝雄鹿队的替补席走去。

    “嘿,亦,你去哪儿?”托尼.阿伦看见亦阳朝外走,不禁大喊了一声。

    但亦阳并没有因为托尼.阿伦的大喊而停下脚步,没人发现,那个达拉斯一号已经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亦阳单枪匹马走到了雄鹿队的替补区,直接踏入雄鹿队球员们围成的圈子里。

    雄鹿队的球员们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亦阳会过来,也不知道他突然走进来干嘛。球员们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没人任何人敢伸手去拦他。

    于是,人们便看见亦阳一个人深入敌阵,而对手一堆人却反而非常害怕的画面。

    “亦,你怎么过来了?”梅奥知道亦阳来的目的,他也是第一个敢拦住亦阳的球员。昨天聊天的时候帕楚里亚就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只是他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真的干得出这种事情来。他相信,亦阳也看出帕楚里亚是故意的了。但作为雄鹿队的一员,梅奥可不想眼睁睁看着帕楚里亚被攻击。

    “让开。”亦阳没有和梅奥多废话,他的眼神越过梅奥的肩膀,死死盯着正装得一脸无辜的帕楚里亚。

    “嘿,你听我说,扎扎他绝不是故意的。”

    “你要是个男人,就他妈出来,别躲在队友后面。”亦阳依然没有理会梅奥,而是指着梅奥身后的帕楚里亚破口大骂。

    即使亦阳已经指着帕楚里亚的鼻子大骂了,但雄鹿队阵中除了梅奥之外也没有任何人站出来。本身,这支没有任何目标的球队就没有化学反应可言。球员和球员之间,都是普通的同事关系,谁也不想惹麻烦。

    亦阳独自陷入敌阵之中的画面立刻被切到了现场大屏幕上,这时小牛队的球员们才发现亦阳不见了!

    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不仅仅是亦阳,托尼.阿伦也“杀入”了敌阵!

    托尼一上来,就把梅奥从亦阳身边推开,他还以为梅奥想对亦阳不利。虽然闹事并不是什么值得学习的事情,但看见小牛队的球员们互相保护,在一旁看戏的阿德托昆博竟有些羡慕。一支球队的队友,不就该这样吗?

    帕楚里亚不傻,他是不会和亦阳打架的。但这家伙依然站了出来,等亦阳打自己!

    看见形势不对,几个当值裁判已经围了上来,催促球员们赶忙散开。亦阳刚准备挥拳,却被托尼.阿伦一把抓住。

    “如果你现在就这么打他,那被禁赛的肯定是你自己。嘿,我相信你还是会几招小动作的,对吧?悄然无息的弄他,才是最好的选择。”

    见裁判走上来,托尼.阿伦贴紧亦阳的耳根低语。然后他笑着拍了拍亦阳的后背,将这个还太过年轻的领袖拉走。

    亦阳的确讲义气,但有时候,讲义气的同时也别让自己吃亏。

    “你们没问题了?”裁判看着分开的两拨人,叉腰质问。

    “我们好着呢裁判,快重新开始比赛吧。”托尼.阿伦继续充着和事佬的角色,但他刚刚说的那些话,亦阳可是全听进去了。

    第一节比赛之后的时间里,卡莱尔没有再让亦阳上场。即使这样,雄鹿队也很难将比分迫近,毕竟达伦.科里森也是一个实力不俗地控卫。

    第一节比赛结束时,全场比分变成了35比24,小牛队轻而易举地便取得了11分的领先优势。但现在,球迷们的注意力早就不在比赛本身上面了。

    “扎扎.帕楚里亚的行为绝对是违背体育道德的行为,联盟应该在赛后追加处罚!”

    “我不认为帕楚里亚那叫强硬,他那是在污蔑强硬这个词。肮脏,帕楚里亚的行为顶多叫肮脏!”

    “无论比赛如何,没人想看到球员受伤。但帕楚里亚反其道而行之,他居然在主动增加这个联盟里的伤员。说实话,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节间休息,几乎全世界所有媒体的解说员都在谴责帕楚里亚。恶意中伤亦阳没有得逞就算了,他居然还愣是从卡特身上找了回来。

    而密尔沃基当地的解说员们则相当尴尬,一方面他们不好谴责自家球员,另一方面他们也不认同帕楚里亚的行为。沉默,便是他们现在能做的一切。

    一时间,帕楚里亚成为了一个火热的名字。而这场原本没有任何悬念的比赛,收视率也猛地上升。所有人都很想看看,双方要如何在火药味儿十足的情况下打完接下来的比赛。

    “亦,上场之后千万不要做傻事!如果你太出格了,我会马上将你换下!”第二节比赛开始之前,卡莱尔一遍遍在嘱咐亦阳别做傻事。如果亦阳因为胖揍帕楚里亚而被禁赛,对小牛而言才是最得不偿失的。

    他们已经失去了卡特这个每场比赛总是能稳定输出几记三分球的老将,现在,他们不能再失去当家球星!

    “听头儿的,虽然帕楚里亚的行为非常过分,但联盟自会惩罚他。”诺维茨基也拍了拍亦阳的肩膀,是卡莱尔和诺维茨基不在乎卡特吗?当然不,只是这两个家伙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更理智罢了。

    亦阳表面上答应卡莱尔和诺维茨基,心里却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他和托尼.阿伦相互看了看对方,只见托尼.阿伦微微翘起嘴角。

    是啊,要教训帕楚里亚并不一定非要用拳头。从伍德区的街球场上走来的亦阳,又怎么能不会点小动作呢?

    别怪我不客气了扎扎,是你先越了界!

    有债必偿,带着复杂目的的亦阳,在电子蜂鸣声的催促之下再度踏入球场。

    第二节比赛开始,雄鹿队率先进攻。奈特呼叫帕楚里亚给自己设立挡拆,于是亦阳便获得了今天的第一次机会。

    在绕过挡拆时,帕楚里亚还想撞击亦阳,却被亦阳捷足先登,隐秘地一肘击打到了肚子上!

    一阵剧痛让帕楚里亚弯下了腰,但没有看到证据的裁判可不会就这样吹亦阳犯规,天知道那个狡猾的格鲁吉亚人是不是装的!

    无奈,帕楚里亚只得吃下这个哑巴亏,而奈特的进攻在亦阳的干扰之下,也未能命中。

    亦阳亲自抢下防守篮板,然后自己快速推进。看着亦阳那充满杀气的眼神,坐在替补席上的马里昂摇了摇头。

    雄鹿队完蛋了,因为他们真的惹恼了那个危险的家伙!

    亦阳一骑当千,独自持球快速推进。梅奥打算在中场线附近将亦阳拦截,但亦阳仅仅用一个快速的背后换手就将自己的来队友过了个干净。

    “太快了,亦背后换手时几乎没有减速!”

    过掉了梅奥,阿德托昆博不得不防守到亦阳面前来。与此同时,伊戈达拉已经切到了左侧底角处,亦阳盯着伊戈达拉的方向,举手准备传球!

    阿德托昆博赶忙伸直长臂,希望可以将传球拦截。然而,亦阳仅仅是做了一个假传的动作,他真正的目的还是突破!

    稚嫩地“希腊怪物”被亦阳的假动作欺骗,亦阳连过两人。此时,帕楚里亚刚刚赶回禁区,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亦阳就直接冲他高高跃起了。

    在空中滑翔的亦阳故意微微抬起了自己的膝盖,帕楚里亚只感觉胸口一猛,吃了亦阳的一记膝击!

    强忍住疼痛,帕楚里亚自顾自地往后倒去,希望可以用假摔的方式博得裁判同情。

    然而,裁判并未鸣哨。亦阳的小动作做得非常隐秘,他可不像帕楚里亚那样做个什么坏事儿都被看得清清楚楚。

    亦阳上篮命中,同时也成功报复了帕楚里亚。格鲁吉亚人揉了揉自己还在“灼烧”的肚子和胸口,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会用这样的手段还击!平时都是他的小动作让被人吃亏,吃别人的哑巴亏,帕楚里亚还是第一次体验!

    “该死的猴子!”帕楚里亚大骂了一声,也准备以牙还牙的反击。而亦阳刚刚做的一切仅仅只是热身,帕楚里亚让卡特伤退离场,亦阳也不打算让帕楚里亚走着出去。

    这场原本无论的比赛,似乎已经超越了普通篮球赛的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