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绝品兵王 > 第10章 让他连人都做不了
    此时,见这个无耻的恶棍就在自己眼前,还想去搂唐迪美的腰,罗亮哪里会让西门全得逞。

    罗亮立即闪身到唐迪美身边,一把抓住西门全的手,将他扯到了一边。

    “你——”西门全愣了一下,才现这次随唐迪美回来的,还有一个年轻男人。

    可他一打量完罗亮,见他上下都是粗布服,还显得脏乱,特别是那双鞋子,虽然已经擦过,却还是可以看出是从於泥中走出来的。

    全身上上下下粗俗得就像是个跟班,这还是说好听了一些的。

    西门全立即用力甩开罗亮的手,充满厌恶道:“哪里来的民工,也敢抓我的手?给我滚开点。”

    罗亮却不恼,嘻嘻笑着,打开拉杆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包糖果拆开,抓出一把塞给西门全道:“既然你们能来这里,那就是客人了。来来,吃喜糖,吃喜糖。”

    “喜糖,什么喜糖?拿开,看着就恶心。”西门全躲都来不及,连连退后。

    罗亮却依然笑嘻嘻道:“我和韩露结婚的喜糖啊。来来来,你们大家都有,都拿着。”

    罗亮不断地抓出糖果,不由分说往每个人的手里塞着。

    那些人想拒绝,可不知道怎么回事,罗亮看似很随意,可他们不想拿却不行,他们现根本就拒绝不了。

    “什么?你和韩露结婚?”西门全愣了一会,反应过来。

    “对啊。这是我们结婚证书,要不信,你自己看看。”罗亮将与韩露的结婚证拿出来,却不递给西门全,而是递给站在西门全身后,此时脸已经成酱紫色的曹丹。

    曹丹没有接,扫了一眼结婚证,酱紫色的脸顿时布满了乌云。

    “西门全,你敢耍我!”曹丹终于爆了,一把将手里拿着的糖果朝西门全脸上摔了过去,一拂袖子,转身大步朝别墅外走去。

    “曹公子,曹公子,你等等……”西门全急着想解释。

    曹丹根本不想再听,已经出了别墅。

    “唐迪美,你有种!竟然敢耍我。好好,我一定会让你身败名裂的。”西门全见曹丹生气地走了,指着唐迪美气极败坏地怒吼着。

    罗亮却挡在西门全的身前,依然一副笑嘻嘻的样子道:“哎哎哎,别生气啊。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呢?今天可是我和我老婆韩露大喜的日子。来,咱们到里面去喝我的喜茶吧。”

    “哼,混蛋小子,跟我装疯卖傻是吧?我告诉你,你敢跟韩露结婚,你的死期不远了。”西门全气得五官变形。

    罗亮也把脸拉了下来,冷笑着贴近西门全面前,低声道:“西门全,我是觉得来都是客,才以礼相待。你别以为韩露没有父亲,她们母女俩是弱女子好欺负。告诉你,从今天起,韩露就是我的老婆,唐迪美就是我丈母娘,你要是敢继续再找她们麻烦,继续这样威胁骚扰她们,别怪我没警告你。”

    “哼,你一个臭民工,韩露能看得上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不过就是唐迪美雇来当挡箭牌,你们那结婚证根本就是假的。想骗我没那么容易。你以为你真能帮得了他们吗?我劝你最好赶紧跑路,惹上我西门,在东海别说想混了,能活过三天,我跟你姓。”西门全丢下话,转身也朝别墅外走去。

    到了别墅门口,却又回头对唐迪美威胁道:“唐迪美,限你三天。三天内你要不把这小子赶走。我不但会让这小子去见阎王爷,还会让那些照片和视频在网络上疯传。”

    “妈,看来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韩露看到西门全走出门外,拉着唐迪美说。

    唐迪美道:“有亮子帮我们,我就不怕了。只要女儿你没事,他们对我怎么样,我都无所谓。”

    韩露朝罗亮瞥了一眼,不屑道:“靠他?就他这个熊样,我担心他三天后真的会被西门全给收拾了。我们还得为他担心。妈,你真不该逼我跟他结婚。他帮不了我们的。”

    唐迪美却坚信道:“女儿,你相信妈的眼光不会错的。罗亮一定能帮我们。”

    罗亮装出没听到母女俩的对话,过去拉起拉杆箱说道:“妈、老婆,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咦,王姨呢。怎么没看到她出来?”唐迪美朝客厅里看去。

    韩露眼尖,立即指着客厅道:“妈,你看,王姨好像躺在地板上。”

    三个人赶紧朝客厅走去,果然看到王姨人躺在地上,已经昏迷了。

    罗亮过去将王姨扶了起来,放到沙上,把了一下她的脉道:“王姨被人给打晕了。”

    罗亮说着,从茶几上端过一杯凉茶,在王姨人中按了几下,然后抓着王姨的下巴,让王姨把嘴张开,便将凉茶给灌了进去。

    “啊嚏——”王姨打了个喷嚏,悠悠地醒转过来。

    “王姨,你怎么啦?”唐迪美拉着王姨的手问。

    王姨睁开眼,看到唐迪美和韩露,赶紧要站起来。

    韩露轻按着她道:“王姨,你就坐着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王姨看着唐迪美和韩露,抹起眼泪道:“老板、小姐,是西门全把我打晕的。今天他带着曹丹他们过来,一到家里,便到处翻箱倒柜的,也不知道要找什么。我阻止他们,不让他们翻。西门全便对我说,说你们回不来,以后这里就是他的了。我追问他为什么知道你们回不来,是不是对你们做了什么?他嫌我烦,就一拳把我打晕了。后面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个混账东西,果然是他派人去车上想杀我们的。”唐迪美咬了下牙,看着罗亮道,“亮子,多亏你了。要不然,我们现在能不能还活着都不知道。”

    罗亮道:“真没想到,这个西门全真的这么歹毒。这种人,说他们是禽兽,还侮辱了禽兽了。”

    韩露忧忧地看着唐迪美道:“妈,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这样做,就是跟西门全撕开了脸面了,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妈,老婆。现在我是我们家惟一的男人,这种事当然由我去处理了。他西门全最好老实一点,从此乖乖做人,否则,我就让他连人都做不了。”罗亮拍着胸脯道,“你们放心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