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绝品兵王 > 第16章 愿赌服输,没钱车抵
    “听我的话,要不然我就扣你的钱。”韩露提高了声音。

    “好好,老婆你别生气。我去就是了。”罗亮见韩露真生气了,不敢再逗她,赶紧从她身边溜出门去。

    罗亮在车上找到了洗车卡,打开北斗定位,现洗车店就在附近一千米的地方,便迅开了过去。

    那是间自动洗车店,也许这时候是上班时间,又是上午,没什么人洗车,有好几间空的洗车房,罗亮刷了卡,直接把车开了进去。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喷洗。

    罗亮将所有车窗都锁死了,靠在座椅背上,打开音乐,闭上眼睛悠哉地听着。

    不过十几分钟,车子便都冲洗好了。

    开出来停在晾车台上,罗亮打开车门下车。

    一个擦车员过来问道:“先生,要不要打蜡?”

    “不用,擦干就可以了。”罗亮将车门关上,一时没事干,见边上三个看场的在打牌,就走了过去。

    坐对面看场的看到叶亮走来,朝他笑道:“呦,玛莎拉蒂红跑,这得三、四百万啊。你的老板是美女吧?”

    左边看场的看了下车牌道:“是美露公司韩露总裁的车。那个女人绝了,天仙一般。她以前都是自己开的车啊,小子,怎么会让你给当司机?这个安全系数可很低啊。”

    右边看场的道:“你以为人家技术不好?我刚才看他进库时,可是很顺溜。一定是技术好,才会被韩总给看上的。”

    左边看场的便笑右边看场的道:“你懂什么啊。他一个这么年轻帅气的小子,血气方刚,对着那么漂亮的美女老板,能安下心来开车吗?技术再好也难挡心思乱跑啊。这安全系数哪会高?”

    三个看场的便会意地暧昧笑了起来。

    罗亮拉了张椅子坐下来,悠悠地说道:“她是我老婆。”

    “什么!”

    三个看场的听得身子摇晃起来,都震惊得坐不稳了。

    “叭——”

    罗亮对面那个摇得幅度太大,直接摔到地板上。

    “特么的,见过吹牛逼的,没见你这么敢吹牛逼的。看看你这副模样,要是韩露能看上你,那就不是鲜花插在牛粪里,而是臭狗屎里了。”对面那个看场的爬起来,上下打量着罗亮,根本不相信地嘲讽着他。

    左边看场的坐稳身子,对罗亮道:“你这个司机胆子可真大,竟敢拿自己老板开这种玩笑。你就不怕她听到,把你开了吗?”

    “我说真的,你们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不跟你们一般见识。”罗亮准备站起来。

    “哎,别走啊。看你牛逼烘烘,应该很有钱,敢不敢跟哥们玩一把?”左边看场的说。

    罗亮淡淡一笑:“我不会。车快擦好了。我得走了。”

    “切,我还以为多牛逼。原来就是个怂人。”右边看场冷言冷语道。

    对面看场的更绝:“想走,没那么容易。”

    然后就对擦车工喊道:“喂,玛莎拉蒂那辆,把它重新喷湿再擦一遍。”

    罗亮见擦车工真的把车给又喷湿了,叹了口气,看着那三个人道:“非得玩不可?”

    “对,今天你要不玩,肯定走不了。”对面看场的说。

    “好吧,那我就陪你们玩一把。算送点钱给你们些烟抽。”罗亮显得很无奈地,又坐了下来。

    三个看场的立即把头凑到一起:

    “这小子这么爱吹牛,我们好好宰他一刀。”

    “对啊,他不是说是韩露的老公吗?那一定很有钱,我们跟他玩把大的。”

    “把他的钱都赢光了,一会儿打电话让韩露来赎他,那就好玩。”

    ……

    “玩不玩啊?不玩我走了。”罗亮拍了下桌子问。

    “玩,怎么不玩。”对面看场的立即说道,“不过,我们要玩刺激的。”

    “行,你们说多少?”罗亮无所谓道。

    右边的看场的马上说:“玩四个人斗地主,两副牌。地主八倍。底数一把一块。”

    左边的立即道:“一块哪会刺激,十块一把。”

    “马的,十块是十万啊。人家能不能玩得起啊。如果地主,一次输赢就是二百四十万。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对面看场的似乎怕罗亮不明白,故作惊讶道。

    罗亮懒得跟他们废话,又拍了下桌子道:“不就二百四十万嘛,这样大惊小怪干什么?要玩快点,我车擦干就走了。”

    “原来这小子懂啊。”三个看场的又把头凑一起唧咕起来。

    “哼,看来这小子很爱吹牛逼,那就好好宰他一刀。我去把老板叫来。”对面看场的朝车间里跑去。

    不一会儿,带着一个五十来岁的人过来,头上像刚生过自然灾害似的,秃了好几个地方,脸上长满了麻子。

    “小子,我们老板说也想跟着一起玩玩,你没意见吧?”对面看场的拉了张椅子给老板坐下。

    罗亮道:“那就是五个人玩斗地主了?”

    “对。你怕了吧?”左边看场的故意刺激罗亮

    罗亮嘴角滑过一抹邪笑:“怕?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真是牛逼烘烘啊。好,哥最喜欢你这种牛人了。那就开始吧。”右边看场喜道。

    “等等,这五个人玩,一把十万,如果是地主输了,八倍,一把就得输四百万。你小子有这么多钱吗?”老板压住牌看向罗亮。

    罗亮道:“我从来没输过。”

    “从来没输过?右边看场吃惊地看着罗亮。

    罗亮笑道:“我不会打,也从来没打过。自然就没输过了。”

    “草,你真会吹牛皮。被你吓死了。”对面看场的朝罗亮比了下手指。

    老板轻蔑道:“吹牛是吹牛。这玩的可是真金白银。不许赖账的。万一你输了?你不会说你没钱吧?”

    罗亮回头指了下那辆玛莎拉蒂红跑说:“那车八成新,原价六百三十万,上牌什么的一共六百五十万。我如果输了,就归你们。你们对车都是内行,值不值你们心里有数。”

    “那车是你老板的,真输了,你耍赖怎么办?除非你写个字据。”洗车店老板是个鬼精。

    罗亮抓过刚才三个看场的打牌记分的纸笔,快在上面写道:愿赌服输,没钱车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