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上位
    三天之后。

    在一处别墅里,赵伯岳果然顺利地与林中青见上了面。

    “林会长,久闻大名,今日才得一见,实在是赵某人三生有幸。”

    “好了,废话不用多说,你拿出祭祀那三个邪物的方法,我这就帮你杀了它。报酬给我准备好,我要价值20亿的精神之核。邪灵矿坑,你们商会的地盘上至少有五处,应该不差这些东西。”林中青十分不耐烦道。

    “爽快。”赵伯岳立刻亲手送上一份文稿,上面写着祭祀之法。

    他同样担心夜长梦多,万一被三尊大佬发现他的勾当,他是立刻就要死在当场。

    他之所以敢冒这样的风险,自然是有原因的。

    原因之一,就是他没过门的老婆,曾经在早期商会开拓之时,被当成祭品杀了,用来取悦这三个大佬。

    这种仇恨一直遗留到现在,知道这事的人为数极少,因为他们是未婚先生子,实际上也没法正式结婚,当时已经是末日开始十几年后。

    以前他只能苦苦忍耐,等知道北方有人能够杀掉那些高级邪灵后,他就动了心思。

    林中青才没有心思管这个中年老男人的想法,对方是想谋权篡位,还是想报仇雪恨,都与她无关。

    她就是做完这一单,拿到报酬而已。

    看完祭祀之法,她心中有数,然后身影一阵虚幻,进入灵质世界。

    看到这里,赵伯岳“扑通”跪倒在地,双眼含泪。

    “孩他娘,你地下有知,一定要保佑我们家大仇得报!胜儿到现在还以为你只是遭了普通邪物之手,根本不知道他的真正仇人,就是天天祭祀供奉的三尊邪物之一!”

    这时,他并不知道,别墅之外窗户上,一个影子突然飞走。

    …………

    与此相隔不远处的另外一栋别墅。

    “怎么样,宝剑爷爷,小的做事还爽利吧?”侯胖子一脸讨好状。

    “还可以。”宝剑摇了摇身体,表示满意道。

    “对了,那赵伯岳,是不是想让林中青当后台,他好谋权篡位?”侯胖子趁机打听道。

    宝剑闻言,立刻砸了他脑袋一下,教训道:“你看你,三观就是不正,满脑子就是权力阴谋。虽然坏人是很多,但好人还是有的。赵伯岳秘密行事,不是为了夺权,而是为了报仇。”

    当下它就将所见之事说了一遍。

    侯胖子面色复杂,他以前总以为这个面相正直的赵伯岳,其实才是真正的大奸臣,就像王莽,就像曹操。

    一开始都说自己是汉臣,到最后还不是谋权夺位。

    而事实似乎正如他所料,对方果然在极秘密地筹集物资。

    只是手段很高,几乎无人知道,更没人相信对方这样正直的人,会如此贪婪。

    没想到对方另有苦衷。

    “唉,人性总是复杂的,虽然他现在是为了报仇,但是报仇之后,焉知他不会趁势进取,谋取权力?”侯胖子摇着脑袋揣测道。

    “算了,这次你事情办得不错,那三个恶棍,很快就会死了,你准备一下,明天登基。”宝剑吩咐道。

    “呃,爷爷,您这也太不接地气了,我的人手都是父亲留给我的暗卫,根本不能见人,我明面上根本无人支持,明天拿什么登基?明天肯定一片大乱,我得找个安全地方躲起来才是真的。”侯胖子苦笑道。

    宝剑虽然厉害霸道,但心性和小孩子差不多,说一出是一出。

    在某个方面上,这家伙就是个愣子。

    只不过愣子有武力,是个人都怕。

    “有我在,你缩什么缩?大不了一死,能有什么可怕的?”宝剑理所当然地说着。

    侯胖子差点吐血,我辛苦缩头近二十年,难道就为了光棍那一天么?

    “死还不可怕么?”他反驳道。

    “死的又不是我,当然不会可怕。”宝剑振振有词。

    “我就知道是这样。”候胖子悻悻道。

    “既然知道,还不赶紧收拾收拾做准备。你看你,成天没个人样,谁会信你?你就算转变好了,也没多少人支持你。”宝剑训斥道。

    侯胖子无话可说,只好走出门外,冲外面喊着:

    “觉觉,过来,把少爷我的龙袍整理好,我明天要穿,我要上朝登基。”

    “少爷,你又想玩当皇上的那一套把戏了?可是现在大家都很忙,忙着过36年春节,谁有功夫伺候你?”一个女音不耐烦道。

    “切,这你就不懂了,明天他们会很闲的。”

    “好好,只要你不乱折腾,别说穿龙袍,就是穿凤冠霞帔,我也给你弄出来。”

    “凤冠霞帔是给你穿的,要不明天你继续演皇后?”侯胖子趁机道。

    “你想得美,我都决定好了。你现在也大了,下个月我就和会长说一声,离开这里,我得嫁人了。”女音充满憧憬地说着。

    “可恶,是哪个混蛋,咱们可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你就对我没有一点留恋?”侯胖子心碎了一地。

    “唉,我对你以前还挺有期待的,总觉得你能一鸣惊人,但你一直傻乎乎的,实在让人放心不下。没有办法,姐姐只好给你找个靠谱的姐夫,以后好扶持你一辈子。”觉觉叹气道。

    侯胖子不说话了,即是感动,又是心酸。

    这就是代价。

    次日一早。

    南岭商会,果然乱作一团,人人都很闲,闲得直发慌。

    某处装饰金黄的祠堂内,很多人惊慌失措。

    “不好了,三位大尊的香火不灵了……”

    “大尊的牌位都碎了。”

    “赶紧去报告会长。”

    侯金花的办公室里,众人同样慌作一团,只有赵伯岳,这位中年男人,脸色虽然一样很慌,但心里却踏实得很。

    他当然不会这个时候发作夺权,能成功么?

    不可能的,根本没有希望,他只是重要的经理之一。

    侯家人还很多,还占据着很多重要位置。

    而且侯金花的武力,也不是他能抗衡的。

    更重要的是,他的人设一直都是忠心耿耿,这时候突然掉头,谁能接受?还不是群起而攻之,最后为王前驱。

    “大家不要乱,就算三位大佬死了,我们还可以寻找其他靠山,南岭商会这么大,还怕找不到靠山么?”侯金花强行镇定道。

    她正在想,到底是谁杀了那三个邪物,为什么邪物临死前,没有拉着她陪葬?

    按说这是不可能的,邪物肯定会怀疑是自己动的手脚,必然会发动血脉禁制,害死自己。

    这时,赵伯岳突然开口道:“会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最要紧的问题,就是得找人承担责任。”

    “承担责任?什么责任?”众人纷纷问道。

    “三位大佬可不是孤立无援的,它们有同类,如果我们想要找其他靠山,会长您如何自处?”赵伯岳淡淡道。

    “你到底什么意思?”侯金花皱眉道。

    “我是说,会长应该隐退,让位给少爷。这样的话,您就可以保全有用之身,大家伙也就有了靠山,以后就算换了新主子,也不用担心被外人排挤。”赵伯岳认真道。

    众人这才闷过弯来,很显然,对方这话是出自公心。

    他这是要让废子变活,用来承担责任,挡风挡枪,真要是新大佬追求上任的死因,也是让傻子少爷在明面上负责,而不会归罪到侯金花身上。

    而侯金花,对众人来说,可比傻子少爷重要的多。

    她武力高强,又掌握着很多渠道人脉,对商会不可或缺。有她在,众人利益就有保证。